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陈牧柳如婉 > 第537章 不是图钱
    这时阿鹏突然拉住了她的手,就像是要被抛弃的小媳妇似的哀哀戚戚的说道。

    “兰姐,我哪也不去我只想留在你的身旁。”

    “我知道我没本事不像你交的那些有钱人,可以给你事业上的帮助。”

    “但我只想要默默的陪在你的身边,哪怕是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能想到我也可以呀。”

    “阿鹏,那天晚上我们都喝多了,做了一些错事。”

    “我很后悔,毕竟琳琳也为我赚了不少钱。”

    “我明知你们俩在一起还跟你之间发生了关系,所以我很愧疚。”

    “这笔钱就当是我给你们的补偿吧,不论你跟琳琳之间到底有没有感情,总之我们俩之间是不可能的。”

    “兰姐,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过不了心里这关。”

    “但是你现在外边的事情那么多,你需要有一个人在身边帮你。”

    “就算咱们俩不谈感情,请你让我留在你身边,帮你打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吧。”

    “你已经被警察盯上了,不能再留在这儿。”

    “我可以换个别的住处,哪怕是睡大街都可以。”

    “只要能留在云海,留在你身边。”

    “你怎么这么固执呢?”

    “明知我们两个没有结果,还要这么义无反顾,我真的不值得你这么对我。”

    “感情的事情从来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我宁愿为兰姐做这么多,更加心甘情愿的为你付出一切。”

    两人这一番痴男怨女的对话,听的外头三个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向兰狡黠的目光一闪而过,看着面前痴心一片的阿鹏接着放慢语气,温声说道。

    “你真的愿意为了我放弃这么好的女孩子?”

    “当然。”

    “阿鹏你知道吗,我现在做的事情很危险。”

    “我知道,我都听说了。”

    “向总牵扯到了一宗古董案上,而兰姐你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关注着古董鉴宝之类的,无非就是想要帮你父亲。”

    “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义无反顾的支持你。”

    “哪怕是犯法的事儿吗?”

    “没错,我已经都混成这德行了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只要兰姐你一声令下,就算是让我去坐牢我都心甘情愿。”

    “好家伙,可真是个痴情的男人呀。”

    柳宗杰吧唧吧唧嘴,眉头紧锁的又道。

    “我怎么觉得这向兰还没有琳琳长的一半好看,怎么就让这个阿鹏如此魂牵梦绕?”

    “或许是钱吧。”

    尹向东在旁小声嘀咕了一句。

    接着,屋内想看的动作倒是在瞬间印证了尹向东的话。

    只见向兰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银行卡,递到阿鹏手中。

    果然,能让男人为之死心塌地的方式一是爱情,二便是金钱的诱惑。

    看着向兰手中的银行卡,阿鹏先是一怔接着略显紧张的说道。

    “兰姐,我不要你的钱我不是贪图钱财所以才跟你在一起的。”

    “这钱不是给你的,是给琳琳的。”

    “去把琳琳保释出来,剩下的钱让她远走高飞吧。”

    “而你从今以后就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的。”

    听了向兰的话,鹏长长的舒了口气,重重的点了点头,应了一声便将卡揣进了怀里。

    入夜,向兰并没有离开别墅。

    两人先是点了一份外卖,接着又开了一瓶红酒。

    推杯换盏之后,阿鹏扶着摇摇晃晃的向兰回了房间。

    “靠,这对狗男女真不是东西。”

    “话也不能这么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最可怜的应该是里头的琳琳吧,她这么拼命的赚钱目的无非就是想要跟阿鹏过上好日子。”

    “结果到最后却一直在为别人做嫁衣。”

    尹向东和柳宗杰一人一句感慨的话,听着完全和案件无关。

    倒是为他们三人的这段感情所愁怅。

    陈牧忍不住鼓了鼓腮,眉头紧锁着问道。

    “你们两个人听了这么半天,就听出这么些内容来啊。”

    “是啊牧爷。”

    “难道你们就没有别的发现?”

    见陈牧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两人缩着脖子吞吞吐吐的一时说不出话来。

    陈牧不禁哀叹一声,接着说道。

    “从向兰的身形上来看,那天晚上我们在古董店遇到的那个女子很有可能就是她。”

    “另外,刚刚阿鹏说了一句向兰最近为了向顶天的伏虎图一直都在研究古董。”

    “那你们好好想一想,如果这父女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难道向顶天都到这个地步了难道不应该将实情告诉向兰吗?”

    “为什么还要她自己去研究,去调查?”

    “只能说明这父女俩都对伏虎图感兴趣,所以杀害老葛的真凶也不一定就是向顶天,很有可能是向兰或者是她身边的其他人。”

    “毕竟之前我就获得消息,向兰很年轻的时候,就跟几个黑道中人交往甚密。”

    “最后,向兰给了阿鹏一张卡,让他去救琳琳。”

    “你们分析分析,阿鹏会怎么做?”

    全部这一番话之后,两人突然觉得自己刚刚简直监视了个寂寞。

    脑子里空荡荡的,啥事儿都没有还净帮别人研究这些家常里短的破事儿,完全不像是血刃突击队的队员该做的。

    见两人惭愧的垂下了头,陈牧也没有多说什么。

    轻咳两声之后,拍了拍二人的肩膀。

    “好了回去吧,向兰这条线我们不能断。”

    “知道了牧爷。”

    这一夜,陈牧在锁定了目标之后,倒是心情一片大好。

    余下的几天时间里,要不是柳宗杰提起阿鹏,陈牧差点把这个人给忘了。

    “牧爷,你说这个阿鹏都过去这么多天了怎么还不来保释琳琳。”

    “我看他分明就是把钱揣进了自己的口袋,出去花天酒地了。”

    “最近我们的同事在盯他的时候发现这家伙整天花天酒地。”

    “我看他根本不想救琳琳,只是想把自己包装的跟个阔少爷似的然后能配得上向兰。”

    “是啊牧爷,我觉得阿鹏根本没有什么价值,要不咱们抓他吧。”

    “别急。”

    陈牧云淡风轻的摆了摆手,轻声言道。

    “向兰还没有给他安排任务呢,我们不能这么快就把这颗棋子给丢了。”

    闻听此言,几人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