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医神出狱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装逼神器
    第二百一十九章装逼神器

    魏武是照着北极导航的位置,直线奔过去的。

    一路上爬山涉水,没做丝毫停留,路上还避开了好几拨野猪群,还有两只黑熊。

    甚至还遭遇了一个五六十头的狼群,魏武没有跟它们正面对峙,而是展开追风鬼影一路飞驰,狼群和他进行了十几分钟的赛跑后,乖乖地让出了冠军的宝座,目送他绝尘而去。

    花了一个半小时,翻上一座高山,终于看见了那个小山村。

    全力飞奔了这么长时间,魏武也有些乏力了,便盘坐下来休息,很快,四周再次起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的直径足有一公里。

    随着漩涡的吸力,四周的凉气飕飕地钻进了他的身体,只是他再也感觉不到真气的变化了。

    因为,钻进他身体的凉气都被脚底的蛊吸食得干干净净!凉气从全身毛孔钻进来,通过全身经脉,迅速向脚底集结,在他经脉里流转运行的依然是原先的真气溪流,并无半点增加,也无半分变化。

    魏武突然就想到了,也许,他有了这个不知啥玩意的漩涡,再加上可以储存真气的蛊,还真是装逼神器呢!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漩涡是什么,也不知道怎么来的,但大致能猜到一点,应该是和他昏迷的时候,那个少年喂他吃的果子有关。

    那些随着漩涡钻进他体内的应该是周边植物所蕴含的所谓灵气,当然,是不是叫做灵气,他也不知道。

    灵气这个名称是他最近在网文修仙类小说中搬来的,自我感觉还是比较合适的。

    自从他开始练出真气后,因为没有人指导,什么也弄不明白。

    于是没事时,他便通过手机看看一些修仙小说,有没有用不知道,借鉴一下还是可以的,至少可以搬几个拽拽的名称下来!

    既然那个果子有帮助他吸收灵气的神效,那就姑且叫它引灵果吧!

    这么说,那个蛊就叫吸灵蛊好了。

    这个引灵果可以让他随时吸收植物中的灵气,再储存到吸灵蛊的身体里,等啥时候需要了,只需逼着吸灵蛊把真气吐出来,他岂不是一跃而成绝顶高手了?

    即使再遇到风无影,也可以啪啪地打脸!

    想到这里,魏武有了强烈的期待,要不是急着去看看师父他们两兄弟,他肯定要换个地方,再造几个漩涡,尽可能多得吸收灵气。

    想到这里,他站起来正要动身,突然听到了几公里之外的另一个山头上传来了说话声:

    “两位师叔,就在这里了。”

    “哦?你没记错?”

    “不会错的,六师叔,诺,就是那片悬崖。”

    “你说的那人就是从那崖上跌下去的?”

    “是的,当时那人以一敌三,拼尽全力把三师弟和五师弟击成重伤,被我从后面一掌击在后胸,才跌下悬崖。

    当时我们三个都受了伤,两个师弟眼看就不行了,我也被他击伤,倒地不起,没法立即就下去查看,等我好容易调息恢复之后,两位师兄都已伤重不治,崖下也没了那人的踪迹。”

    “六年多过去了,你一直没发现那人的蛛丝马迹?”

    “是的,这六年多,我一直在这附近寻找,没有任何发现。

    估计那人应该是已经死了,当时三师兄一拳击中了他的胸口,六师兄的在他的左肋砍了一刀,我的剑也刺进了他的后背,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他!”

    “你确定那人和渡劫的人有关?”

    “错不了!咱两派斗了这么久,我认识他的招式和功法。”

    “这些年,你也没有发现那个渡劫的小子?”

    “是,一直没有发现,我装作收山货的,走遍了附近所有的寨子,没有任何发现。

    所以,我判断,那小子一定藏在了什么隐秘的地方,根本没和我照过面,否则不可能瞒过我的眼睛!

    六年多过去了,眼看时间又要到了,这才请两位师叔出马。”

    “嗯,我相信你的眼力,照了面你应该不会发现不了。”

    “时间上,你不会记错吧?”

    “不会的,三师叔,我记得很清楚,是农历八月初八,就是今天了。”

    “那行,咱三个分散开来,就在这附近守着,这一次务必把那小子一举击杀!”

    魏武没想到还遇到了修炼门派寻仇,看来现实中见不到的江湖,并没有真的消失,只是不在普通人的视线里罢了。

    此时他也没时间继续偷听,更顾不上他们如何拼斗,如何结仇,师父要紧!

    再说,这三人怕也不是好对付的角色,刚刚要不是他们出声,魏武都没有发现他们,可见三人的功力不弱。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魏武特意避开了三人,隐住身形,从一条隐蔽的山谷悄悄地离开了,一直到离得远了,才放开脚步飞奔而去。

    刚到村口,魏武便听到了金丫的哭声:

    “爷爷!爷爷!你醒醒。

    爷爷,你给我找的爸爸呢?他怎么不来救救你?

    魏爸爸,你快来呀!”

    魏武脚下一紧,加快了脚步,飞奔上石屋前的台阶,就见小朱正在院门口翘首以盼,看见魏武的人影,小朱哭着说:

    “魏大哥,你可算来了!”

    魏武一边跑一边问道:

    “什么情况?”

    小朱扁着嘴,声音颤抖着:

    “小金爷爷已经走了,金老也不行了。”

    魏武一听就慌了手脚,飞奔进屋,就见炕上并排躺着两个老人,一个20岁左右的男孩正背对着门,在弯腰给金老扎针。

    金丫已经换上了一身白色的孝服,扑在金河老人的身上泣不成声,看见魏武进来,湛蓝的大眼睛闪过一丝惊喜,跟着又扭过头去。

    魏武顾不得许多,奔过去先给金河把了一下脉,发现老人已经走了多时,再也无力回天了。

    此时魏武已是泪流满面,伸手揉了揉金丫的头,转身就绕到金老一侧。

    那个年轻的男孩还在继续给金老扎针,魏武惊奇地发现,男孩的针法跟他的针法极为相似,甚至他也能通过针灸给金老渡进去一丝真气!

    男孩的真气虽然很弱,看着应该是刚刚进入练气期不久,最多不超过一年时间,但他确确实实地是在用真气给金老滋养心脉!

    而且,他的真气也和魏武的极为类似,尤其是气息很相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