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医神出狱 >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不是神医,是神仙
    第二百四十五章不是神医,是神仙

    听魏武说5个小时后,伤者就可以进食了,于是,无论是医生还是家属,全都震惊了。

    这话要是之前说,所有人都会觉得,说这话的人一定是个疯子,可是现在,所有人都信了。

    两个小时后,魏武带着另外两名护士再次进了手术室。

    原先跟着魏武在手术室里面的那两名护士,被一帮专家“审问”了两个小时,差点把两人问哭了。

    据她们说,刚开始,她们同样什么也没看见,只看到盘子里的针越来越少,伤者身上的针越来越多。

    还有就是感觉到手术室里有微风拂面,要不是大白天,玻璃窗外面还有许多人,两人早就吓得扔了盘子跑了。

    后来魏武的速度慢下来,她们看到的,外面的人也都看到了。

    没有问出任何有用的东西,专家们摇头摊手,一筹莫展,只能凭感觉推测,魏武刚才应该是在催动或激发两人的生机,为接下来的手术打好基础。

    虽然不明白原理,连动作也没看到,但两名伤者随后就可以喝下参汤,说明效果非常好。

    伤者的家属心里燃起了希望,纷纷对叶氏父子表示感谢,打听魏武的来历以及和叶家的关系。

    听说魏武是叶不凡的好兄弟,他们对叶氏父子的态度马上就变得极为友好。

    本来这些大家族的交往都是浅尝辄止,绝不深交,就算是姻亲关系也是一样,但此时,两家对叶家父子的态度明显像是一家人一样。

    专家们没有讨论出所以然来,家属便提出一起去监控室看魏武如何做手术。

    本来这肯定是违规的,但这些可都是了不起的大人物,关心一下家人的安危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于是这班人又一起去了监控室。

    魏武首先看的是男性伤者,这一次他没有再用银针,就是赤手空拳,在伤者身上摸来摸去,有时按压几下,有时轻糅一番,偶尔还会拍打几下。

    最后又让两个护士把伤者扶坐起来,他绕到伤者的身后,在伤者后背上猛拍了一掌,转而又来到前面,拿出两根中空的粗针插进伤者的胸腔,放出了大量瘀血。

    随后嘱咐护士把先前熬好的中药给伤者喝下,送到病房休息。

    对那名女性伤者,就更简单了,两名护士把她扶坐起来,魏武先在她脑门上抚摸了片刻,然后在她的颈后不停地搓揉按压。

    约莫五分钟后,魏武突然把伤者的脑袋往后一掰,只听到“咔哒”一声响,接着又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捏住她的颈椎,从上往下一捋,又是“咔哒”一声。

    然后魏武便拍了拍手,说了一声好了。

    这声“好了”,让监控室里的专家和病人家属都摸不着头脑,连手术室里的两个个小护士也有些疑惑,好了?什么好了?

    却不想,两个小护士刚刚把伤者放下,平躺在床上,伤者突然睁开了眼睛,死劲晃了一下脑袋,还伸出右手在后颈处摸了一下,问道:

    “这是哪?哎呦,我的脖子好痛!”

    监控室里,一大群专家面面相觑,张口结舌。

    一个中年妇女压制不住哭出了声,搂着她的中年男人一边轻拍着她,一边喃喃地念叨着:

    “神医,真正的神医。”

    另一个男子接道:

    “不!这哪里是什么神医,分明就是神仙呐!”

    手术室里,两名护士已经震惊得丢了魂一样,见鬼似地看着伤者,又转头看向魏武,手里的托盘也捧不住了,里面的剪刀、手术刀、药棉掉了一地。

    魏武笑道:

    “别愣着了,赶紧喂她喝药,推回病房睡一觉就没事了。”

    等魏武走出手术室,就看到外面白花花的一片白大褂,还有伤者家属那拜神一般虔诚的目光。

    魏武这才感觉今天好像有点飘,忘记了低调,于是,他立马做出极为疲惫的样子,运气把面部的血液下移,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然后借口累了,打算尽快溜掉。

    一来他不想让一帮老头逮住问这问那,估计没几个小时都应付不完。

    最重要的是,他不敢面对叶胜天这个便宜老丈人,尤其看叶胜天军姿严谨,不苟言笑的样子,心中更是惶恐。

    见魏武想走,那些白大褂可不答应,立马就围了过来,不想叶胜天却发话了:

    “不凡你先带小魏去休息,凌书记已经在飞机上了,晚上你跟小魏一起过来吃饭,地点等下会通知你。”

    魏武一听赶紧往外撤,那帮白大褂一直追到了门口,却也不敢拦着,毕竟叶大将军发话了,而且人家连做两场手术,也的确需要休息。

    两人来到不远的一家酒店,叶不凡早就安排人开了个套间,进了门,魏武接过背在叶不凡身上的背包,从里面抱出了两只小奶狗。

    去013医院之前,魏武用真气给两个小家伙按摩了一阵,趁着它们享受的时候,用银针把它们弄昏睡过去,塞进了背包。

    要不然,小家伙非跟着进手术室不可!

    魏武把两条小奶狗抱在怀里,和叶不凡进了里间,随后,叶不凡把今天在场的那些人做了简单的介绍。

    那男性伤者叫凌子敬,就是那个晚上要请他吃饭的凌书记的独子,今天到场的是他小叔,一家央企的董事长,叫凌为民。

    女孩叫陈紫兮,其父陈泰祥和母亲都来了医院。

    本来这两人计划元旦结婚,陈紫兮从嘴利坚国飞回来筹备婚礼,凌子敬到机场接机,估计由于心情激动,跑车的性能又好,速度不免就快了。

    今天要不是魏武,凌子敬断无生还的可能,陈紫兮也必然落下终身残疾。

    叶不凡提醒魏武,那些白大褂里有两个七十多岁的老头,都是医学大拿,不可小觑,更不可怠慢。

    稍胖的是国内顶尖的胸外科专家,叫陆冠西,人称“陆一刀”,在国内外都享有盛名,是凌家请来给凌子敬做手术的。

    瘦老头是国内中医泰斗洪修远,人送“洪三针”,据说他的针灸十分厉害,一般的病症,在他手里,只需扎上三针,就可以立马见效,就算疑难杂症或者慢性病,他也只需要三次针灸,就基本可以治愈,这才得了这么个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