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大叔离婚请签字 > 第433章 此生有你,何其荣幸
    慕容筝筝不知道宫遇要她做什么。</p>

    但不管是什么,只要她能做的,她一定都满足他。</p>

    “好,你说。”</p>

    她没有犹豫地答应。</p>

    宫遇眯眸看她,“我都还没说呢,你就答应了?</p>

    万一我说出来的事让你很为难呢?”</p>

    慕容筝筝坚定道:</p>

    “我爱你,你就算让我去死,我也愿意。”</p>

    听到这话,宫遇原本带着冷笑的脸,瞬间冷沉了下来。</p>

    他避开慕容筝筝看他的目光,心狠地不愿意在她面前跟她去谈什么感情。</p>

    他现在谁都不爱,只想搞事业。</p>

    只想搞垮整个慕容家。</p>

    想到这些年他们皇室一族被慕容家压制的屈辱,现在好不容易摆脱慕容家的控制,他不翻身将那群豺狼虎豹给灭了,怎么解他的心头之气。</p>

    再看向床上的人,宫遇道:</p>

    “等你能下床了我再告诉你,今后只要你乖乖听我话,按照我说的去做,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p>

    慕容筝筝很惊喜,“真的吗?我要遇哥哥爱我也可以吗?”</p>

    宫遇面无表情,“你若能让我成功,那是自然。</p>

    ”</p>

    他野心勃勃,只要能摧垮整个慕容家,分一点爱给身边这个女人又算什么。</p>

    “好,今后我一定什么都听遇哥哥的,遇哥哥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p>

    慕容筝筝深知现在除了面前这个男人,再也不会有人能接纳她了。</p>

    只要遇哥哥不将她推开,哪怕让她上刀山下火海,她也愿意。</p>

    ……</p>

    叶声声醒来后,身体并无大碍。</p>

    当天晚上她就被叶氏夫妇跟叶彻接回了叶公馆。</p>

    她本意也是回叶公馆。</p>

    不然在外面住的话,免不了慕容家的人会总出现在她眼前晃悠。</p>

    尽管大哥之前帮过她跟叶彻,三哥也照顾过她跟恋恋,二哥更没对她做过什么。</p>

    但他们都是一家人,在这一年里,他们明知道她心里怨恨母亲,却还要把她带回母亲身边跟她一起生活。</p>

    就算不怪三个哥哥,她甚至也可以原谅他们。</p>

    可她也有权力不见他们,不跟他们往来。</p>

    爱丽丝庄园。</p>

    得知闺女被叶彻接去了叶公馆,以后想要见到她就更难了。</p>

    慕容飞扬坐在上位,黑着老脸严厉道:</p>

    “我不管你们使出什么法子,无论如何都得让我闺女回来,我必须要带着她回e国认祖归宗。”</p>

    三个儿子站在一边,低头不语。</p>

    慕容夫人看向大儿子。</p>

    “老大,声声跟以宁关系好,你让以宁多劝劝声声,不管以前我们都做过什么,但毕竟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哪有隔夜仇的。”</p>

    慕容南迎上母亲的目光,皱眉。</p>

    “妈,我们可以想办法让声声原谅我们,但这个得需要时间,要不……</p>

    您先把叶彻下的聘交给我,我拿过去还给他们,这样也好有个借口跟他们示好啊。”</p>

    慕容夫人犹豫了下,“那,除了e国那个天宫城堡,其他的你都带回去吧。”</p>

    “全部都给他带回去。”</p>

    慕容飞扬冷脸说:</p>

    “我慕容家要嫁闺女,自然是风风光光的嫁,既然叶彻对我闺女有恩,那聘礼的事就算了,不仅算了,我们还得给他双倍嫁妆。”</p>

    看着大儿子,慕容飞扬十分豪气。</p>

    “我再给你一部分,你拿过去告诉叶彻,想要我闺女留在叶公馆,就得先给她一场盛世婚礼。</p>

    这婚礼他要是没空办,我们来安排,到时候他只管带着我闺女出席就行。”</p>

    如此一来,他们不就有机会见着闺女,并向她示好了吗。</p>

    慕容南明白父亲的意思,颔首道:</p>

    “是。”</p>

    慕容北辰也道:</p>

    “我跟大哥一起过去,曾经我跟叶彻还算有些交情,他或许会愿意听我说两句。”</p>

    “我也去,大哥一个人也拿不完那么多聘礼。”</p>

    慕容起也低头说。</p>

    他得去见见声声,想看看声声康复没有。</p>

    甚至想知道声声醒来后,为什么会恢复全部的记忆。</p>

    他明明抹掉了她所有不好的记忆的,他得去弄清楚是怎么回事。</p>

    ……</p>

    叶公馆。</p>

    最近一段时间每个人都没休息好。</p>

    唐以宁跟着把声声送过来后,就先回去了。</p>

    连翘是叶彻跟声声的恩人,她选择留下。</p>

    这些天她也累得够呛,声声好了她终于可以安稳地睡个好觉。</p>

    回来吃了晚饭,就被保姆安排去了房间休息。</p>

    叶氏夫妇帮忙带孩子,想着两个年轻人好不容易放松下,就让他们好好休息。</p>

    叶彻在浴室里把自己捯饬干净,胡子刮了,还弄了个帅气的发型。</p>

    他换了一身崭新的睡衣,从浴室里出来站在叶声声的床前,毫不自恋地问:</p>

    “有没有年轻几岁?”</p>

    叶声声刚把床铺好,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p>

    还别说,收拾干净的他真的有年轻好几岁,也很英气。</p>

    她笑,“还行吧,再年轻也是36的人了。”</p>

    叶彻一听就垮了脸,上前凑近她。</p>

    “声声真嫌弃我老了?”</p>

    想想面前这个小女人小了他整整十岁啊,他成为一个老头的时候,她还如花似玉他心里就有些妒忌。</p>

    尤其声声长得又显小,越看他越没安全感是怎么回事?</p>

    叶声声撑着身子往后倒,盯着朝她凑近近在咫尺的俊脸,她继续笑:</p>

    “嫌弃又能怎么样,嫁都嫁了,还不是要慢慢陪你走下去。”</p>

    叶彻知道她说的是玩笑话。</p>

    他的声声怎么会嫌弃他呢。</p>

    再说,他也没多老吧。</p>

    爬上床躺着,一把将小女人抱着趴在自己身上,叶彻摸着她的小脸,深情凝视。</p>

    “声声,你真的都记起来了?不管是小时候,或是我们刚结婚那会儿,还是离婚后你去了e国,真的所有的一切都记起来了吗?”</p>

    他不确定,还想再问一下。</p>

    不然又是空欢喜。</p>

    又或者她万一只记起一部分呢。</p>

    叶声声不想让这个男人为她担心。</p>

    她趴在他胸前,抬手有意识无意识地摸着他好看的俊脸,点头应道:</p>

    “我什么都记起来了,记得小时候你对我的好,记得以前我总喊你大叔,记得我们曾经闹过的所有矛盾。</p>

    当然,e国的一切我也都记得,要不然我怎么会不想见他们呢。</p>

    我知道大哥人很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袒护慕容筝筝后,我就不想再跟他们有关系了。”</p>

    将自己的耳朵贴在男人跳动的心脏处,叶声声继续说:</p>

    “叶彻,在我心里从始至终只觉得你跟以宁姐才是我的家人,好像只有你们是毫无保留地为我好。</p>

    爸妈也是,以前我一无所有嫁给你,他们没有嫌弃我,后来对我也很好。</p>

    虽然恋恋被三姑妈所害,但她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p>

    我不想认什么家人,我只想以后带着儿子跟你好好的生活在一起,孝顺我们的爸妈,其他人,似乎跟我没有任何关系。”</p>

    慕容家既然有一个慕容筝筝,那她就不要去凑热闹了。</p>

    如果这一次不是因为慕容筝筝告诉她曾经的事,她还一直被蒙在鼓里,被所有人欺骗着。</p>

    真正为她好的人,怎么会抹掉她的记忆,让她去跟曾经伤害过她的人生活在一起呢。</p>

    他们没有人感受过她曾经受到的折磨。</p>

    不管他们怎么想,反正这辈子,她都不要认那个母亲。</p>

    叶彻知道声声心里不好受,抬手抱紧她。</p>

    “好,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并站在你这边。”</p>

    慕容起差点害死声声,慕容南又偏袒慕容筝筝,至于慕容北辰,他也从始至终没怎么搭理过声声。</p>

    那一家人对声声来说,认与不认都毫无意义。</p>

    今后啊,他就做声声唯一的依靠,谁都别想从他手里再把声声带走。</p>

    “叶彻,你应该很困了吧,我们睡觉。”</p>

    叶声声忙从男人胸前移开,扯了被子给他盖上。</p>

    叶彻是好几天没休息了,黑眼圈特别明显。</p>

    他钻进被子抬手搂过声声狠狠地亲了一口,蛊惑她:</p>

    “倒也不是很困,声声想要吗?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做完我们再睡。”</p>

    叶声声哪有那个心思,凶他,“做你个头,我命令你,睡觉。”</p>

    他明明困得不行,可还是想征求她的意见。</p>

    她心里自然明白。</p>

    抬手将他抱在自己的胸怀里,像哄个大孩子一样,柔声哄着:</p>

    “睡吧,这样你或许睡得更快一些。”</p>

    叶彻感觉自己像个孩子。</p>

    以前都是他搂着声声,现在换她把他抱在胸前,他还有些不适应。</p>

    “声声,你不知道你这样我会把持不住吗。”</p>

    他的脸刚好在她胸前。</p>

    太过柔软,他面红耳赤。</p>

    叶声声也意识到了什么,干脆拱进他怀里。</p>

    “那这样总行了吧?”</p>

    叶彻搂过她的小腰,在她额头上又亲了一口,“这样我还能再忍,那我先睡了?”</p>

    “睡吧,晚安。”</p>

    叶声声也在他的下巴上亲了一口。</p>

    她的晚安刚说完没几秒钟,叶彻就闭上眼睡着了。</p>

    看得出来,他真的很困。</p>

    不然也不会入睡得这么快。</p>

    叶声声睡不着,借着床头的壁灯眼都不眨的望着枕边的男人。</p>

    他好像瘦了好多,也很憔悴。</p>

    连翘说她昏迷了半个月。</p>

    那想来这半个月里,他都没好好休息,也吓坏了吧。</p>

    叶声声抬手抱紧他,心疼的红着眼悄悄在他耳边低喃:</p>

    “大叔,声声此生有你,何其荣幸。”</p>

    ……</p>

    翌日,清晨。</p>

    叶彻赖床了,睁开眼的他下意识想搂身边的人,却搂了个空。</p>

    他睁开眼,枕边空空如也。</p>

    因为担忧,害怕是一场梦他猛地坐起身来喊:</p>

    “声声,声声……”</p>

    叶声声从洗手间里跑出来,边漱口边皱眉应道:</p>

    “怎么了?”</p>

    看到声声是在的,叶彻方才松了一口气,摆手道:</p>

    “没事儿,你洗漱吧。”</p>

    吓死他了,他以为他在做梦。</p>

    虚汗都冒了出来。</p>

    再躺回床上,想到这段时间过的日子,每一天无不提心吊胆,叶彻长吁一口气,万幸不好的一切终于是过去了。</p>

    叶声声忙漱口擦了嘴,跑出来跪上床凑近还想睡的男人。</p>

    “昨晚睡好没有呀?要不要再睡会儿,我去楼下看看早餐做好没有,给你端上来。”</p>

    她起床先去看了一眼孩子的。</p>

    见孩子睡在婆婆身边也没醒,她才悄悄离开回来洗漱。</p>

    好像最近谁都没有休息好,除了家里的保姆,长辈跟连翘都没有起。</p>

    叶彻抬手把声声搂过来压在身下,俯身凑近她狠狠地在她小嘴上啄了一口。</p>

    “昨晚我是有些困,什么也没做,今天早上我活力四射怎么办?”</p>

    他拿着她的小手,往他腹部方向触。</p>

    叶声声最了解这个男人了,自然知道他想要什么。</p>

    她很想帮他的。</p>

    可门外却传来了保姆的敲门声。</p>

    “少爷,少奶奶,家里来了不少客人,好像是少奶奶的婆家人,老爷夫人最近都没怎么休息,我不好去打扰他们,要不你们下楼看看?”</p>

    叶彻蹙眉,慕容家的人几个意思?</p>

    他把声声接回来,就是因为声声不想见他们。</p>

    这才一天呢,都跑过来做什么?</p>

    有些不爽他们大清早过来打扰他的好事,但叶彻还得起身穿戴。</p>

    捏了下小女人的鼻尖,他道:</p>

    “今早先放过你,我洗漱好下楼看看。”</p>

    叶声声坐起身来对着他笑,“也行,你帮我把他们打发走,晚上我犒劳你。”</p>

    叶彻来了动力,“条件任我提?”</p>

    “嗯~~~可以。”</p>

    “你别后悔。”</p>

    他边说边进了洗手间。</p>

    叶声声笑了笑,转身去衣帽间给他拿衣服。</p>

    等他洗漱好出来,她的衣服也刚好选出来,上前站在男人面前,她细心地抬手帮他解睡衣的纽扣。</p>

    像曾经他们刚结婚那会儿,她要亲力亲为的帮他穿戴。</p>

    叶彻站着不动,望着面前小女人的举动,尽管一点都不想让她伺候自己。</p>

    可声声这样的行为,让他心里很暖,也很享受。</p>

    叶声声脱掉男人的睡衣,瞧着他一如既往毫无赘肉并露出六块腹肌的腰身,她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p>

    “我也很少看到你健身啊,为什么你身材还这么好?”</p>

    叶彻忍着体内的荷尔蒙,声音却掩饰不住的有些粗重。</p>

    “可能是吃得少?”</p>

    叶声声想可能是吧。</p>

    这个男人胃口向来叼,每次的饭量也不多。</p>

    可吃得少怎么会有腹肌呢?</p>

    在给他系上衬衫纽扣之前,她伸着手指在他的腹肌上弹了弹,笑起来。</p>

    “怕不是假的吧?”</p>

    叶彻很正经,“你要不要咬一口?”</p>

    叶声声哪能真去咬,小手不规律的在往他睡裤上扯。</p>

    看着她的行为,就在这一刻,叶彻真的好想要。</p>

    可想到楼下慕容家的几个兄弟,他又不得不把火给灭了,凝着声声认真道:</p>

    “别玩了,再玩它起来我就没法见人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