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陆晚李翊全文免费阅读 > 第371章 我只想要你
    陆晚自从听了陆承裕的话后,确实不敢再去见聂湛。

    这个男人,远比她想像中更执拗疯狂。

    后来,她跟陆承裕商议了一下,觉得聂湛下战书这件事,根本就是一句戏谈,陆承裕不必当真,连提都不用跟李翊提。

    想想也是,李翊贵为翊王,岂会随便理会这样的战书?

    最后,陆晚对陆承裕道:“殿下如今在养伤,无须用这种小事烦扰他,咱们也不用再理会聂湛,没了下文,他总不好再闹什么。”

    陆承裕觉得她说得有理,那聂湛总不敢跑到翊王府去下战书吧。

    所以,兄妹二人就将此事揭过,不再放在心上。

    恰逢大长公主要为阿晞办宴,镇国公府的诸人都忙碌起来,日子过得飞快,转眼过去好几天,陆晚与陆承裕也就将此事渐渐淡忘了……

    可没想到,这天夜里,陆晚正在灯下抄完经书,准备收拾一下就上床入寝,却听到门外传来兰草的一声惊呼声。

    “聂……聂将軍?”

    兰草吓得的声音直发抖,陆晚隔着门都感觉到了她的惊恐害怕。

    她心里一凛,连忙吹熄灯火,起身走到门口。

    男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聂湛一身墨灰锦袍,还像寻常打扮的样子,对兰草沉声道:“聂某深夜来访,求见陆姑娘一面。”

    兰草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结巴道:“我……我家姑娘……已经歇下了……”看書喇

    聂湛方才亲眼见到屋里的灯火熄下去的,那里肯信?

    他看着紧闭的房门,想着得到的消息,碗大的拳头紧紧握着,冷声道:“聂某并不怕被人知道深夜踏足姑娘闺房,就不知陆姑娘怕不怕?”

    言语间,已是挟迫的味道。

    陆晚隔着房门咬牙道:“将軍到底想怎么样?”

    聂湛听到陆晚的声音,心中的妒忌与怒火不觉矮下半分,缓下声音道:“聂某并无他意,只想见一见姑娘,与姑娘当面说清楚一些事。”

    似乎怕陆晚怕被人发现,不敢出来,聂湛又道:“陆姑娘放心,聂某来此之前,已将这个院子里的其他人都点了睡穴,外面也有聂某的人守着,没人会发现——聂某所做一切,只希望你与我好好谈一谈。”

    陆晚却不知道自己与他之间有何好谈的,但她知道他的性子,若是此刻自己躲在屋子里不出去见他,只怕他不但吵得整个镇国公府都知道,还有可能会直接闯进她的屋子里来……

    “兰草,请聂将軍去穿堂。”

    陆晚隔着房门对兰草吩咐道:“我随后就来。”

    兰草惊疑不定,但又不敢违抗陆晚的话,只得领着聂湛往前面的穿堂去了。

    陆晚重新点亮灯烛,取过一件斗蓬披上,深吸一口气,就出门往穿堂去了……

    穿堂里没有点灯,只有廊下挂着的风灯的光影照进来,影影绰绰,半明不暗的。

    陆晚进去时,聂湛已在正对面的背椅上坐下,眸光直直看着她。

    陆晚在门口的位置坐下,径直开口道:“不知聂将軍深夜造访,有何赐教?”

    聂湛大刀阔斧的坐着,道:“去年的腊月二十七日,姑娘在上院的廊下,明明跟我说好,三日后的大年初一给我答复,可最后却食言逃出京/城。”

    “我今日来,也无责怪姑娘的意思,只是还来问姑娘要一个答复。”

    陆晚:“好,那我今日就给将軍一个答复——此生,我与将軍绝无可能!”

    虽然早已料到这个答案,但聂湛还是如被人当胸砍了一口,心口迸裂。

    “可是因为翊王!?”

    聂湛声音很重,每个字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锋利的眸子在影绰的光线里放着光,仿佛一头蛰伏的狼。

    陆晚紧张的攥紧了椅子扶手,兰草也暗自拉住了陆晚的袍子,准备随时挡在她身前。

    陆晚镇定道:“与翊王无关,但却与睿王有关。”

    聂湛冷哼一声:“此话怎说?”

    陆晚坚定道:“我与睿王不共戴天,凡是他的人,我都视为仇敌。”

    她又道:“我先前并不知道将軍是睿王的人,若是知道,从一开始就不会让阿晞跟你学武艺了——将軍先前一直追问阿晞为何突然不跟你学武艺的原因,这就是原因。”

    聂湛愣了愣,陆晚说的这些,却是他从未想到过的。

    半晌后,他冷冷道:“听闻你先前与睿王殿下的感情甚好,为何突然这般恨他?”

    陆晚勾唇嘲讽一笑:“有些好,是做给外人看的,睿王真正对我做过的,就是当着我的面与我的表妹私通,并扬言,等他得了天下,就休弃我,扶沈鸢上位……这些,都是我亲耳听到的。”

    “将軍怎么不想想,若是他真的真心对我,又岂会大度的将我推给你?但凡他对我有一丝真心,都不会将我相让给其他男人……”

    聂湛眸光直直看着她,一字一句道:“若要我相让,除非杀了我!”

    陆晚被他灼热的目光刺得全身发寒,她挪开目光又道:“若是我没猜错,将軍来我这里之前,是去过睿王府的,而所谓的我拒绝你是因为翊王之言,也是睿王同你说的,对吗?”

    聂湛怔了怔,钦佩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陆晚的心绪渐渐平静下来,她冷声道:“因为睿王不想再被关在睿王府了,他想出来,就要掀起风浪,可如今他如潜龙搁滩,什么事都做不了,只有唆使将軍来替他铺路了。”

    “我与他订过婚约,若是此时传出我与翊王有染的消息,他就成了受害者,到时自然能得到皇上的怜惜,放他出来。”

    “请将軍不要中了他的计,枉做好人,最后只是做了他的垫脚石……”

    聂湛行事虽然粗狂直接,但并不代替他就是个蠢人,不然他也不可能从一介草寇做到今天的地位。

    陆晚所说他都懂,他也知道她是委婉的劝服自己对她放手。

    可他做不到!

    夜风拂过,将女子身上最平淡素雅的皂花香吹向他。

    聂湛忍不住在黑暗中伸手,想要握住那一缕属于她的迷醉花香。

    他望着她的身影,道:“我不管他们之间的尔虞我诈,我只想要你!”

    他又道:“我听阿晞说,你们在燕州的日子过得很快乐,我可以舍下这里的一切,带你回西北。”

    大神米团子的裙下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