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霍慎修苏蜜小说全文 > 第706章 无论变成什么样,都爱她爱得要命
    她眨巴了一下美眸:“说了很多啊,你说哪一件啊。”

    “不会告诉你,朱家曾经想跟拿督府结亲的事吧?”

    “是啊。听说那段日子,你身边没人,朱家急切得很,每隔两天就来拿督府一次,恨不得马上就把女儿送去潭城给你暖被窝呢。”

    他语气陡然低沉了:

    “拿督当时确实打电话来,提过两次朱家的事,我也马上拒绝了。……你不会生气了吧?那段日子,都是拿督在应付他们,我跟朱家连照面都没打过,更别见他家女儿了,那女人是方的还是圆的我都不知道。”

    她看他焦急的样子,这才勾勾唇:“我才没生气。”

    “那就是吃醋了。”

    否则,不会突然提起朱家的这段小插曲。

    她将小脸儿撇到一边,懒得理他:“八卦一下而已。你戏哪那么多。”

    他强势地掰过来:“是吗,那怎么不看我。”

    是怕他发现她脸颊上已泛出浅浅的酡红了?

    苏蜜被迫地直视他黑黢黢的深邃双眸,有点不好意思,这才拉下他的手,转移话题:

    “你这几天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最怕的就是把他累到了,对病情不好。

    他握着她纤软的手腕,指腹摩挲着:“顾医生不是说了吗,我目前身体很稳定。要不然,也不会允许我办婚礼。”

    她放心了。

    真希望他的身体一直就这么稳定下去。

    不,希望他脑子里的瘤哪一天能突然消失才最好!

    他明白她对自己的担心。

    这就是为什么他迟迟没将自己的病情告诉她,还差点让她产生误会。

    就是怕她会像现在这样,总是时刻不放心自己。

    他瞥一眼她放在手边的睡衣:“准备洗澡?”

    苏蜜点头:“嗯。”

    他将她抱起来,顺手拿起睡衣就朝浴室走去。

    苏蜜回神,在他怀里撑起身子板:“干什么?”

    “一起。”

    她脸热了几分,手贴在他胸口往外推:“不用了吧。”

    虽然今天也算是自己和他的新婚夜……

    但也不用这样激烈吧。

    “用。”他斩钉截铁,“你现在身体不方便。我帮你。”

    她怀小酥宝时,他错过了。

    她最艰难的时间里,他完全不知道。

    这一次,他一定要尽到丈夫的责任。

    将他亏欠的,全都弥补回来。

    她还是有点紧张,还是想推开他下来:“顾医生说过,你这病,情绪不能太激动……”

    所以,这阵子她甚至都不敢和他太过亲密。

    生怕弄得他一个激动,影响了病情。

    他气急反笑:“我是脑子长东西,不是不能人道。”

    情绪方面,他自己有控制能力。

    抱着她进了浴室,放了热水。

    他温柔地替她脱下外衣。

    一层层。

    然后,是自己。

    蒸汽弥漫中,赤裸相对,隔着雾气,似乎也没那么让她害臊了。

    她月份尚浅的小腹仍是平坦。

    曲线仍是曼妙,窈窕,跟未婚小姑娘毫无差别。

    完全看不出这里已有一个新生命驻扎下来。

    是他和她的结晶。

    她坐在浴缸里,弓起双膝,背对着他,任由他握着毛巾,轻拭慢擦,极尽身为丈夫的责任。

    直到他俯在她娇嫩耳垂边轻喃:“宝宝,舒服吗。要不要重一点?”

    她才彻底羞红了脸。

    明明只是说擦身,自己想到哪里了……

    每次和他亲密时脸红,都觉得很好笑。

    明明和他连孩子都生了。

    明明现在她和他都是所有人眼里的正经夫妻了,合理合情合法。

    但每一次,却总像是情窦初开。

    他想将她调转过来,帮她擦别处。

    却发现小女人使力坐定,不肯转过来看自己,知道她不好意思,失笑:

    “你这样我怎么给你洗?乖,转过身。”

    她还是死死抱住自己不肯转身,只听得见蚊子似的嘤咛飘来:“很丑……”

    她一直觉得自己活了两世,男女之事还有什么害羞的?是老司机。

    其实他才是老手。

    真的一点都不觉得难为情吗?

    他被她一个娇娇哝哝的字弄得心痒痒,却严肃了语气,贴到她耳边安抚她:

    “谁说丑了?”

    她还是别扭得很:“……等月份再大一点,就很丑了。到时候,肚子会很大,会变得很胖,还可能会出现妊娠纹……”

    虽然生小酥宝时,她体质原因加上提前保养,没什么妊娠纹,但这次二胎说不定就有了?

    声音浸染了蒸气,倒是像添了点水汽,略微带了点儿担心的哭音。

    让人心动。

    又更加心痒。

    他鼻尖唇瓣轻贴在她耳跟后的雪颈处摩挲,也不知如何安抚她,更不知如何告诉她,她无论变成什么样,他都爱她爱得要命,只能一口含了她粉嫩耳珠。

    她的声音在一瞬间消亡,只觉后背脖颈一股炽热攀爬而上,下意识抓住浴缸边缘:“二叔……””

    “叫老公。”细细品尝她的娇嫩之余,男人含糊嗓音中透出专横霸道。

    “老公。”

    **

    m国这边婚宴彻底结束后,两人打算顺便在这里多待一阵子。

    一来是陪陪金凤台,二来就当是度蜜月。

    最开始,苏蜜本打算和他去旅游度蜜月,去哪几个国家都选好了,连攻略都做了。

    后来知道他身体状况,也就将去国外度蜜月的心思暂时打消了。

    旅游是个体力活,他的身体,她实在不敢冒险。

    至少目前。

    等身体养好,旅游的机会还有大把。

    不急在一时。

    干脆留在m国玩一阵子,就当是蜜月了。

    m国这边气候比华国好,对霍慎修来说,也相当于说疗养。

    宗家、苏家以及被邀请来m国参加婚礼的亲友们也在盼夏山庄住了几日,才离开。

    送走妈妈和奶奶以及过来的亲友们后,两人带着小酥宝留在m国,清净了一阵子,享受了一段难得的闲暇时光。

    两人没有住在拿督府,而是住在离拿督府不远的一处住宅。

    是霍慎修在这边置的产。

    每天会回拿督府陪金凤台吃顿晚饭。

    金凤台上次心脏病发作后,经过休养,已经好多了,加上这阵子家里喜事成双,先是长子结婚,又是儿媳妇怀了二胎,气色也好了不少。

    但霍慎修还是没告诉他关于自己的病,怕他禁不起这种刺激。

    苏蜜见他不说,也就告诫小酥宝,不准在爷爷面前透露爸爸的病情。

    这天傍晚,三人照例在拿督府用过晚饭。

    小酥宝精力旺盛,坐不住,一吃完就吵着要去院子外面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