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霍慎修苏蜜小说全文 > 第708章 吃了你都行
    苏蜜虽然已经猜到了,但听他这么说,还是心头一涩,又热乎乎的一阵滚烫袭来,踮脚抱了他脖子便附在他耳边:

    “二叔,我们肯定还有大把时间。”

    他任她在怀里腻歪,挽住她的手腕调侃:“这是在拿督府,不是在我们房子那边,也不怕被人看见?”

    “看见就看见,我现在可是合法霍太太。吃了你都行。”她挂在他脖子上就是不肯放,反正四周没人,还亲了他下唇瓣一下。

    缠绵小会儿,隐约听见不远处有佣人经过的脚步,她脸皮到底还是没他厚,放开他。

    霍慎修见她窝内横,失笑蹭她鼻子一下:“刚刚不是还准备吃了我,现在听到点声音就吓到了?”

    “是啊,没你皮厚。”她犟嘴。

    他将她一把拉到怀里,俯下头颈,狠亲她脸颊一下,以示惩罚,才作罢。

    甜腻气氛稍缓下来,他才想到什么似的:“承勋刚刚问过你关于苗优的事?”

    苏蜜脸色微微一动,点点头:“嗯,他问我苗优服刑期间的情况。我说很好。”

    霍慎修看着她:“你没告诉他实情?”

    苏蜜摇头,叹了口气:“我答应过苗优,不说的。”

    苗优入狱后没多久,一直关注着她的苏蜜就收到消息——

    苗优从狱中服刑变为了监外执行。

    原因竟是……

    怀孕了。

    苏蜜当时就震惊不已,事后告诉了霍慎修。

    与此同时,苗优打来了电话。

    她承认了,腹中孩子是厉承勋的。

    但只是个意外,并不准备留下来,会做掉。

    也希望不要让厉承勋知道这个意外,说是她该还的,都还完了,和厉承勋也说好了,再不相见了。

    苏蜜与霍慎修尊重了她的决定,再没多提。

    本想找到她,照顾一下,苗优却相当果断地拒绝了。

    自此,两人便再没见过苗优。

    当时电话里,苗优说是会带着妈妈回老家去。

    毕竟在潭城已经留有案底,找工作不太方便,还会有认识自己的人闲言碎语。

    经过此事,她想过普通的日子。

    又说她为厉承勋当秘书这么多年,攒下不少钱,在老家做点小生意,还是没问题的。

    苏蜜好几次本想去苗优老家找她,看看她,却又知道她想和过去彻底告别的心思,怕打扰了她的宁静生活。

    最终还是没成行。

    所以,刚才厉承勋问起苗优时,苏蜜一时竟是不知怎么回答。

    但想起电话里苗优恳切的请求,希望她能不要多说自己的事,最终,她还是闭嘴了。

    此刻,被霍慎修一问,却又有些不自在了:“二叔,你说我们是不是该跟厉承勋说一下?”

    霍慎修沉吟片刻,说:“既然都答应苗优了,就信守承诺,尊重她的意思吧。如果承勋有心,两人应该也会有再见的一天。”

    **

    两个多月后,一家三口回了潭城。

    此时,苏蜜肚子已开始显怀。

    举办婚礼这段日子,积累了不少公务。

    金家那边的事,交给厉承勋打理,霍慎修倒是不用经常两地跑,少了不少事,但霍氏集团这边的事,却还是得操持。

    尽管苏蜜在一旁监督着,不准他太劳累,但霍慎修回来后,还是一连处理了好几天的公司事务。

    大半时间都是在华园,小班时间会亲自去公司。

    她知道,对于他这种工作狂来说,这样已经算是很有进步了,也就在家里尽量为他做些好吃好喝的营养补品。

    可能是婚礼太操劳,加上回来后接连处理公务,这天上午,霍慎修的头疼又发作了。

    虽然也不算太严重,吃过止痛药好多了,但苏蜜还是不敢怠慢,吓得够呛,忙跟顾倾若联系了一下,次日过去检查。

    因为霍慎修的病情,顾倾若目前留于潭城,专门负责。

    翌日,两人去圣玛利亚私家医院做过检查,确定没什么大碍,苏蜜才松了口气。

    顾倾若说可能是近期稍微劳累了些,才引发头疼,脑瘤本身最近生长速度还好,很稳定。

    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建议接下来住院疗养几天。

    霍慎修不太想住院。

    苏蜜却马上让韩飞给办了住院手续。

    住院当日,苏蜜在医院陪了他一天。

    直到傍晚,霍慎修才坚持让韩飞送她回华园。

    她自己都怀着孕,怎么能在医院一直耗下去?

    再说,他现在只是休养,身体也没什么,并不需要她的照顾。

    苏蜜撒娇外加死磨硬缠都没用,到最后还是眼巴巴地看着他,被韩飞押走了。

    ……

    晚上,苏蜜给小酥宝讲了故事,又将最近刚学会的一道汤用文火熬着,就早早睡下了。

    她想明天早点起来去医院。

    次日一大早,天刚亮,她就起来了。

    因为怀孕的关系,小酥宝每天被佣人送去幼儿园。

    荷姐见她一起来就跑去厨房看汤,心疼:“我看着就行了。你去多睡会儿。可别忘记,你自己也是有身子的人了。”

    二爷的病,何管家和荷姐也知道了,日常自然更加精心。

    苏蜜示意没事:“我知道。”

    她不是第一次怀孕。

    怀小酥宝时,更艰难的日子一个人都过来了。

    现在怎么可能不懂照顾自己?

    她一揭盖,浓郁鲜美的汤汁气味扑面而来,用勺子浅尝一口,才倒进保温瓶里。

    荷姐见她要去医院,去喊司机。

    二爷交代过,苏蜜这会儿怀着孕,出行不许开车。

    苏蜜拎着保温瓶,被荷姐陪着,正要出门,却看见何管家拿着手机走过来,脸色有些不对劲。

    荷姐问:“怎么了?”

    何管家将手机递给苏蜜:“刚看到的新闻。”

    苏蜜接过来,神色凝住。

    网上传出消息:霍氏集团董事长罹患重病,目前入住于霍氏旗下私家医院。

    评论区流言四起,猜疑无数,众说纷纭。

    荷姐也看到了,脸色骤变:“这事怎么会传到外头?”

    苏蜜亦是沉静不语。

    除了身边很亲近的人,二叔得病的事,没什么人知道。

    华园这边佣人也还算口严,平日被何管家管得牢靠,也不会随便对外放风。

    念及此,她走到一边,给韩飞打了个电话,提起这件事。

    韩飞见她知道了,也就照直说:

    “目前,霍氏的高层、股东以及合作商、供应商不停打电话,询问二爷患病的这件事。另外——”

    苏蜜心一悬:“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