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她承受不住
    浴室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

    叶雁锦胸口心脏怦怦直跳,她紧张的坐在床上有些不知所措的目光乱飘。时不时的会去看一眼浴室的门。

    就害怕金南赫会突然冲出来。

    就在她忐忑不安的时候,浴室的门被人打开。

    伴随着腾腾的热气窜出来,金南赫高大挺拔的身形也随之迈了出来。

    他个子高,虽然已经年近五十,但是却依旧保养得很好。

    因为时常锻炼的原因,身材保持得也极好,肌理分明。

    并没有普通的中年男人那种大腹便便,啤酒肚那种。

    相反……就是一个夺人眼球的帅大叔。

    看起来英气逼人,依旧保持着不错的身材和容颜,还有年轻的心态。

    他下半身只简单的围了一条雪白的浴巾,手上还拿了一条毛巾在那里轻轻擦拭着滴着水珠的头发。

    叶雁锦眼神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赶紧飞也似的冲向浴室,“我……我去洗澡。”

    金南赫勾了勾薄唇,目光幽深的望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

    他拿起吹风机试了试温度,开始吹起来。

    很快房间里就响起了吹风机嗡嗡的声音。

    等到他吹好了以后就随意的披了一件浴袍在身上,接着来到客厅。

    此时的客厅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礼盒,都是亲戚朋友们送的新婚贺礼。

    他拿了一个拆礼物盒的小刀放到旁边,然后这才起身去厨房里给叶雁锦炖了燕窝。

    临睡前喝一碗,美容又养颜。

    举办一整天的婚礼想必她也累极了。

    叶雁锦洗了澡以后,在浴室里穿好睡衣,这才走出来。

    结果发现卧室里面并没有金南赫的身影,她正疑惑,就听到一阵脚步声。

    转身看过去就看到男人端了燕窝走过来,温柔的说,“刚炖的,喝了吧。”

    她一愣,心底泛上了一丝暖意,“谢谢你。”

    金南赫伸手拉着她的手臂,“你一边喝,我一边给你吹头发。”

    他的动作很轻柔,打开了吹风机,嗡嗡的给她吹头发。

    吹得叶雁锦都有些困了,因为感觉真的很享受。

    她将燕窝的碗放到桌子上,打了个哈欠。

    金南赫收起吹风机,拉住她的手就往客厅走。

    她感受到男人宽厚的大掌温热极了,仿佛热到她的心尖尖上。

    “怎么了?”

    安卓、ios版本请访问官网下载最新版本。如浏览器禁止访问,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

    有些困,她想睡了呢!

    “这么多礼物,等着你拆呢!”金南赫将小刀塞到她手里,“来吧。”

    刚才原本他打算拆的,但是总觉得拆礼物这种事情,他们两个一起才有夫妻的感觉。

    并且,不是听说女人都爱收礼物吗?

    他觉得她也不例外。

    果然!

    叶雁锦在看到这么多礼物以后,瞬间睡意全无。

    “来啊!我们一起拆。”

    她拿着小刀开始拆起来,“哇!这个宝石项链好漂亮!”

    金南赫看了看,“是不错,厉家送的。”

    他拿了本子记下来,厉害送了一条价值约百万的宝石项链。

    叶雁锦又开始拆,“我去,这是谁啊?送了一张银行卡。里面有一百万礼金。”

    她拿起卡片开,“是王家。”

    简直就是简单粗暴。

    收到的新婚礼物可以说是各种各样。

    有大牌的新品高定提货卡,有大牌护肤品香水礼盒,有珠宝首饰有古董,还有人送豪车的,有人送房子的……

    各种各样,琳琅满目。

    金南赫都一一记了下来。

    这些礼物等到对方回头家里办宴的时候,他们夫妻俩都是也要回礼的。

    礼尚往来。

    这么一拆结果就到了深夜。

    叶雁锦打了个哈欠,实在是太累了。

    怎么拆了这么多,还有一大堆?

    “好多礼物,至少还有一半。”叶雁锦又拆了一个说,“这是最后一个,不能再拆了,我好累,我想睡了。”

    她低着头划开了礼盒包装盒,结果她愣住了。

    盒子里面有两套情侣睡衣,并且还是非常性……感的款式。

    她的脸顿时红了,这是谁?竟然送这种?

    并且……看款式还是古代的那种风格。

    她脑袋有点晕乎乎的,觉得血瞬间都涌到了自己头顶。

    金南赫还在记录,“这个盒子里是什么?谁送的?”

    叶雁锦慌乱的就想盖上,“呃——没什么,这个……这个别记了吧。”

    金南赫抬看向她,“怎么了?”

    他顺手接过叶雁锦想要盖上的盒子,结果他一低头,当看清楚盒子里面是什么的时候,他的脸……也忍不住浮上了红晕。

    好赤裸裸的……礼物。

    不仅如此,还有计生用品。  气氛顿时有几分的尴尬暧昧。

    金南赫拿起来一包种子打量着,“这是什么?”

    “灵植种子?种植方法?放在室内对身体好?这……”

    他捡起来一张卡片,是薄行止刚劲有力的字迹。

    “爸,妈,这是玄学界的灵植,专门挑选了在咱们这世界能够种植的,附的有种植方法。按照方法种植就好,成活率极高。希望我和小苏送给你们的礼物,你们会喜欢。”

    他无奈的笑了起来,“这对孩子,真是……怎么这么胡闹,还送这种礼物……”

    他眼神透着幽深的亮光,“不过,阿锦,你等下穿上让我看一看……怎么样?我……我也穿上我的那一套。”

    叶雁锦的脸顿时又是红晕一片,嘴巴里面小声的拒绝,“你少来。”

    金南赫知道她在害羞,他继续看着盒子里面的其他东西,“除了灵植种子,还有一些丹药,还有一些古董,这……都是上千年的古董。”

    虽然他是首富,家里收藏无数。

    但是像薄行止和阮苏送的这些依旧令他惊艳。

    不仅如此……还有一张光盘?

    金南赫拿着那个光盘看了看,“奇怪,难道是我们结婚的视频?放一放看看。”

    他说着就将光盘塞到了电视里,结果……

    刚一打开,映入眼帘的画面就令夫妻俩顿时脸色大红。

    还有那暧昧的娇吟声,不时的在客厅里面响起。

    叶雁锦简直不敢直视,“快,快关了吧。”

    这俩孩子真真是胡闹,怎么还能送这种小片子?

    这种片子是……他们这些长辈能看的吗?

    金南赫看着屏幕上那白花花的皮肤,还有那壮硕的身体,然后彼此纠缠在一起的时候,脑袋里面一阵嗡嗡的。

    薄行止……你真是好样的!

    下一秒,他眼神如狼一样的逼近叶雁锦,顺手还抓起那两套睡衣。

    大步朝着卧室走过去。

    叶雁锦缩在他怀里,面红耳赤。

    客厅里放着的小片子依旧在响,而卧室里面更是温度火烫火烫……

    夜已经深了,月亮高高悬挂在天空中,星子时不时的眨着眼睛。

    阮苏洗了澡出来,就纳闷的看着薄行止,“你还没有告诉我,究竟送的什么礼物给爸妈呢!卖什么关子呢?快点说啊!别送的不合心意……”

    安卓、ios版本请访问官网下载最新版本。如浏览器禁止访问,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

    薄行止低笑一声,从衣柜里面拿出来两套情侣睡衣,那材质,那款式,让人看得喉头一紧,只觉得有些干渴。

    阮苏震惊的看着他,“你疯了?你该不会送的是……”

    薄行止走过来,然后靠近她,大掌开始帮她拉下裙子的拉链,“老婆,想那么多做什么?不仅爸妈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也是……”

    最后的最后,所有的声音都消失在唇齿相依之间。

    昏睡过去之前,阮苏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妈,你别恨我……

    此时的叶雁锦累得浑身酸沉,迷迷糊糊间就睡着了。

    金南赫饿了二十多年,这简直就是饿狼附身。

    她根本无从招架。

    夜里不知不觉间又下起了雪。

    雪花飘飘洒洒,整个大地渐渐的一片白茫茫。

    清晨时分,雪依旧还在下,没有停歇的迹象。

    叶雁锦缓缓睁开双眼,她是饿醒的。只是她刚醒,金南赫就走过来端了一碗小米粥,“饿了吧?喝点粥。”

    看着男人赤裸着上半身,那上面勾勾道道的红痕,叶雁锦脸一红,赶紧低头喝粥。

    一碗小米粥下肚,她胃里舒服了一些。

    只是她没有想到,男人却又欺身而来,“外面下雪了,我们的航班延误了,所以……”

    说话间,他的唇就又落了下来。

    “我们蜜月的第一天还是在房间里度过吧……”

    叶雁锦晕乎乎的想,这哪里是在房间里,分明就是在床……上……

    ……

    宾客们陆陆续续都退房离开了酒店,阮苏和薄行止,还有金赤赫等人都在酒店的大厅门口送宾客们。

    唯独不见新婚夫妻俩。

    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没有通知他们,而是笑得一个比一个神秘。

    “哈哈,金总嘛,新婚,新婚,大家都懂。”

    “都知道哈!”

    “没关系,让新人晚些起来。哈哈!”

    “再见,路上小心。”阮苏脸都要笑僵了,她揉了揉自己发酸的腰。昨晚上这男人如狼似虎,自己真心被折腾得不轻。

    如果不是为了爸妈,她真是不想强撑着身子出来。

    薄行止扶住她,温柔的说,“要不回房间休息一下吧,这里有我们就够了。”

    阮苏摇头,“不行,爸妈不在,我要是再不在的话……”

    显得太不尊重客人们。

    男人一向不会撒开了欢去折腾,昨晚上实在是没忍住。他不撒开了她都总是叫着受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