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 第九百九十五章 人类可爱的共同点
    乔淮自知自己性子沉闷,而且不擅长跟人相处,更不擅长交际。

    今溪来这里两天了,两人说的话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女人大多不喜欢性子沉闷的人,可乔淮实在不懂要怎么跟她相处,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投喂了。

    网上不是有句话说,人类有个比较可爱的共同点,喜欢谁就给谁买好吃的。

    所以乔淮才会想着让她去买香酥糕,因为那是她在微博上提到过的喜欢的食物。

    可乔淮不知道的是,禹香园的香酥糕有多火,想要买必须得排队,至少一个小时起。

    毕竟他也没自己亲自去买过,哪怕有所需求,也是吩咐陆尘他们去办。

    所以今溪这一去,耽误挺久的。

    好在今天下雨,排队的人比平时少了一半,但她还是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买到。

    这香酥糕得趁热吃,凉了口感就不好,店员还特地交代过的,所以今溪匆匆的打车回乔淮的住所。

    才刚下车,就瞧见门口停着乔淮平日里出行的那辆车。

    乔淮被陆尘从里面推了出来,两人的神色都有些严冷。

    今溪急忙过去,想跟乔淮说买到香酥糕了,让他趁热吃。

    可乔淮看都没看他,就上了车。

    等她赶到,车门已经关上。

    今溪张了张嘴,到底是没把话说出口。

    隔着车窗,她跟乔淮的视线对上了。

    那眼神,说不出的冷冽,看得今溪心里狠狠一颤。

    乔淮只匆匆的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视线,车子也在这个时候启动离开。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然后目送车子远去。

    好一会儿,今溪才悻悻然的收回视线,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点心,有些失落的道,“香酥糕要趁热吃才好吃的埃”

    敬叔这会儿也出来了,神色有些匆匆的,看到今溪,愣了一下说,“我正要出去呢,你来了那我就不锁门了。”

    “你也要出去吗?”今溪愣愣的看向敬叔。

    “嗯,有点急事。”敬叔也没细说,只简单的交代了两句,“你自己在家可以的吧?要是饿了的话,冰箱里有现成的食材,自己弄一点吃的吧。”

    今溪本想说要是没事她可以回家的,可看敬叔焦头烂额的样子,她只是点了个头。

    敬叔匆忙拦了车离开了,今溪回到房子里,忽然间有点不知所措。

    原来房子大也不全是好处,就比如此刻,一个人的时候,会显得很孤寂。

    今溪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视线停留在桌上的香酥糕上,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

    她一边打开一边自我安慰,“这香酥糕凉了就不好吃了,乔总要是想吃我再去给他买好了。”

    乔淮他们走的时候,也没说去多久,也没说什么时候会回来。

    敬叔还让她在家看家,弄得今溪也不好意思走,总觉得应该等他们到家了再离开。

    可是这一等,就等了很久,等到今溪犯困就那么在沙发上睡着了。

    乔淮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

    因为喜欢清净,乔淮从乔家大院搬到了这里独居,只留了敬叔这个老人照顾他。

    平日里也只有陆尘在这里进出,这一趟去医院,陆尘跟敬叔都一起的,所以回来的时候,他理所应当的认为家里和往常一样,会是漆黑一片。

    可当他到了家门口,看着里面泛着的光,心里升起一种异样的情绪。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猛烈撞击着他自认为很坚不可破的防线。

    就连敬叔看到屋子里的灯,也诧异的说道,“难道今溪还没回去?哎呀,都怪我,我忘了跟她说让她先回去的。”

    陆尘也道,“今溪小姐姐等到现在吗?那也太久了吧。”

    他看向乔淮,想从他脸上看到什么情绪。

    可四爷这个人太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了,屋外的光明明灭灭着,遮挡了他的那些情绪,以至于陆尘什么都没看出来。

    三人进屋,便瞧见半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的今溪。

    屋内的温度不是很高,就那么单薄的睡着会有点冷,所以今溪微微蜷缩着。

    她身高接近一米七,可蜷缩起来,也只有小小的一团。

    乔淮垂下视线,遮住了眼底涌动的情绪。

    敬叔想叫醒今溪,但看她睡得那么好,又还有些于心不忍了,就小声嘀咕道,“我去拿个毯子。”

    陆尘也附议,“我去把温度调高一点。”

    两人说话的声音都很轻,像在说悄悄话一样,却有着共同的默契。

    只有乔淮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不为所动。

    可他心里清楚,那一刻他心里正酝酿着一场海啸。

    但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只是操控着轮椅回了房间,并且关上了门。

    敬叔在给今溪盖毯子的时候,她惊醒过来。

    发觉自己睡着了,今溪有些不好意思。

    敬叔到是很和蔼的跟她解释,“我忘了跟你说了,让你等了这么久,不好意思埃”

    “没有,敬叔你别这么说,是我自己等睡着了”今溪更加不自在了。

    她看了一下,没瞧见乔淮的身影,就看向了陆尘。

    陆尘像是知道她的意思一样,指了指卧室说,“四爷回房间了。”

    今溪勉强笑了笑说,“时间不早了,你们既然回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已经很晚了,而且还在下雨,你一个人回去不安全,要不就住这边吧。”敬叔建议道,“反正有房间的。”

    陆尘也猛点头,“是啊是啊,你就住在这吧,省的明天还得赶过来,有那时间不如好好休息休息。”

    “我这住得也没多远,要不了多少时间的。”

    “下着雨呢,开车也要十几分钟的,更别提你回家后还要洗漱什么的,这么一通忙活肯定一两点了,不好不好,就住在这好了。”陆尘叭叭的阻断了今溪所有的退路。

    “对啊,你就住在这吧,你放心,我们这里都很安全的。”敬叔保证的道。

    今溪有些盛情难却了,“不太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的1陆尘拍板的道。

    今溪,“”

    要不你们还是征求一下我这个当事人的意见?

    可惜没人征求,敬叔还说道,“我去收拾客房,说起来客房还一直没人住过呢,真是难得家里来了客人,总算能派上用场了。”

    “那我先回去了。”陆尘顺势说道。

    “你回去可以捎带我一程啊1今溪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陆尘一脸的为难,“我今天开了一天车了,实在是累,而且我住的地方跟你不顺路埃”

    今溪,“”

    如果她再强求,多少有点强人所难了。

    陆尘冲她眨眨眼说,“别有压力,你就当是加班加点在公司住了一晚不就行了?”

    今溪囧。

    这能一样?

    陆尘跟敬叔打了个招呼后就走了,这下今溪是真的没借口溜了。

    而且外面的雨下得越来越大的样子,她回去还真有些不方便。

    敬叔已经把客房收拾好了,出来跟今溪打了个招呼,“你要是累了的话就直接去休息吧,我去给四爷熬药。”

    “熬药?”今溪有些疑惑。

    敬叔用很沉重的语气说,“是啊,四爷每天都要喝药的,是重要,特别的苦,我闻着味都觉得不行的那种,可四爷却得每天都喝,特别是这种下雨天,如果不喝药的话,他的腿会痛得让人睡不着觉。”

    女人的共情能力一向比男人要强,更何况是今溪这种职业的人呢。

    她听着敬叔说的这些,心里没来由的有些心疼乔淮。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多,可今溪也能感觉得出来,乔淮是个很骄傲的人。

    能不骄傲吗,毕竟是出声在乔家这样的家庭埃

    而且听说也不是一出生就带着残疾的,而是后来才因为事故导致的残疾。

    这对人的打击是很大的,很多人还会因此一阕不振,甚至还有人接受不了选择轻生。

    所以不难想象乔淮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今溪看了看乔淮卧室的方向,顿了顿,到底是什么也没说,默默的回了客房。

    客房的一切都是新的,完全没有人住过的痕迹。

    今溪对住的地方到是不挑,唯一觉得遗憾的是没有换洗的衣服吧。

    好在这个天也能将就将就

    今溪洗完澡刚躺下,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她吓了一跳,戒备的看着那房门。

    门外传来了敬叔有些焦急的声音,“今溪,你睡了吗?”

    “啊,敬叔,我正要睡呢,有事吗?”今溪起床,隔着门小声的询问。

    “四爷那边有点情况,可能需要你帮个忙,你看方便不?”敬叔小心的询问着,“如果不方便的话也没关系。”

    他话还没说完,今溪就打开了门,“需要我做什么?”

    “我刚把药熬好给四爷送去,可他房门紧闭着,我敲门也没应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有些担心。”

    今溪看得出来,敬叔是真的很担忧乔淮,才会来叫她。

    “我去试试。”她说着说着往乔淮的卧室走了去。

    房门紧闭着,看不到里面的情况,甚至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开灯。

    今溪看了看敬叔,敬叔还是一脸的担忧,她才鼓足勇气的敲门,“乔总,您睡了吗?”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的回应。

    今溪不得不加重了力道,加重了音量,继续敲门询问,“乔总,您睡了吗?”

    她停顿下来,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是一片安静。

    “有钥匙吗?”今溪只好回头问敬叔。

    “没有。”敬叔如实的说道。

    因为四爷不喜欢别人贸然闯入他房间,所以钥匙都在房间里。

    今溪只好问道,“这个房间从外面能进去吗?”

    “只有窗户,但那窗户有些高,而且还得从外面绕过去。”

    “我去看看。”

    “在下大雨。”

    “没事的。”今溪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还好她昨天推着乔淮绕着房子走了几圈,对这里多少熟悉了一些,能找到乔淮房间的窗户。

    只是打开门,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今溪缩了缩脖子。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这么大的雨,风也刮得呼呼的,伴随着夜晚里无尽的黑暗,显得游戏渗人。

    她是个怕黑的人,所以看到这一幕,有些想退缩。

    可又想到乔淮的情况,不免担心起来,最后还是鼓足勇气冲进了雨里。

    ——

    三更啦,好累好累,明天再说吧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