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九天斩神诀 > 第910章 山河殿前
    “呼……呼……”林辰的呼吸十分粗重,每一次呼吸,都像是有刀子在割着气管,疼痛难忍。

    即便是林辰,可以解决斩天拔剑术的弱点,但连续百次斩击,却也是难以承受,肉身都快崩了,意识也有几分模糊。

    而不完全无心杀念,正在逐渐往深层而去,林辰已经有些难以从这个状态退出来了。

    嘿,不过也不要紧,接下来还有死战,不需要退。

    继续往前!

    林辰踏过登仙殿的废墟,踩碎了山河仙尊昔日的神像,他速度不可避免的慢了下来,但那凶威,却是更为震人心魄!

    林辰,他竟越过了山河宫阙的中段,他真要进山河宫阙的核心要地?

    世人皆惊,虽无人认为林辰可以战胜山河宫阙,但现在,却都想看看林辰到底可以战到哪一步!

    一些期待着天下大乱,准备于乱世夺造化的阴谋者、狼子野心之辈,则都是想要看着林辰将山河宫阙毁灭。

    当然,他们也知林辰做不到,但如今山河宫阙已上台面,往后乱世,必有巨无霸倾塌,那么这被林辰凿出一个口子的山河宫阙,或许就是第一个!

    毕竟鸡蛋一旦裂开了缝,嗡嗡嗡的苍蝇就会不断扑来,直至将鸡蛋吞噬殆尽。

    巨无霸的确底蕴深厚,恐怖绝伦,但璀璨大世,百舸争流,只求一朝得势,去往那至高无上的境界。

    诸多绝世手段,皆会显现,巨无霸怕也承受不住。

    林辰今日将山河宫阙逼得越狠,暴露得越多,他日,山河宫阙的崩塌就来得越快!

    东域,不知多少眼睛盯着,期待着林辰更进几分,若是能够让山河宫阙的帝皇级强者现世,那就再好不过了!

    那个境界的存在,若不在他们所期待的时机出世,恐怕是要毁掉半数未来的希望。

    能出一个,山河宫阙便弱一分!

    此刻,不仅仅是东域,其余各域的势力,心思也在变化,不知多少人,在蠢蠢欲动。

    “若那林辰,真杀穿了山河宫阙,怕就是大乱之始了!”有声音响起,低沉而恐怖。

    “哼,凭他,还到不了山河仙尊的神像前!”

    “那可不一定,此子身上秘密太多,造化惊世,且有禁忌随身,他能做到哪一步,还真不好说!”

    “可笑这山河宫阙,既然惹了他,却又不斩草除根,如今被杀上门,凭空多了无数风险!”

    “唉,山河宫阙若是倒塌,影响瞬间便可传递数个超级大州,届时,怕是战火连天,生灵涂炭,不知要死多少人!”有人在叹息,已经预感到了纷乱的将来。

    “是啊,山河宫阙若一朝崩塌,要死多少人,将无法估量!”

    “凡俗死多少,无所谓,给点时间自然能够繁衍回来,这山河宫阙倒下,才是真的大事,必须时刻关注,一旦有变,我们就要插手,夺取利益!”

    “嗯,先准备起来吧,不管今日结果如何,接下来,应该是要不太平了。”

    那些无上的存在,活祖宗,皆在低语,他们俯瞰众生,以极高的姿态,俯视一切。

    他们眼中,只有接下来该如何争夺利益,以强大己身。

    至于今日这一战因何出现,接下来,会有何等劫难,会死多少人,他们皆不在乎。

    毕竟就算知道了今日一战的缘由,他们也只会骂一句白痴,然后期待着后续的利益吧。

    没有人会为了几个凡人杀上山河宫阙。

    从来没有!

    “该死,到底为什么会这样,那林辰,为什么突然杀上来!”山河宫阙核心腹地,一众高层脸色铁青。

    本以为林辰必然过不了登仙殿,但现在,非但杀了赵天成,还破了登仙殿,此刻正在往他们这里走来!

    其势,凶煞至极,宛如太古杀神降临人间一般!

    不可抵挡!

    震人心魄!

    可,究竟是为什么,他们的确与林辰有仇,但过去种种,最后的结果都是他们山河宫阙吃了亏。

    要报仇,也是他们去找林辰才是,林辰怎么会杀上门来?

    那女子,口中喊着要他们交出杀人凶手。

    但他们山河宫阙杀的人多了,谁是杀人凶手?

    刘秋雨站在人群中,他脸色苍白无血。

    他猜想到了一些。

    今日,原本是他极为瞩目的一日,他将执行宗门法度,将叛徒墨星瞳的当众斩首。

    整个东域的目光,都将落在他的身上!

    他依旧是山河宫阙的圣子,山河宫阙的未来依旧落在他身上,什么墨星瞳,就算是再强,也不过是叛逆,将伏诛!

    可是接下来的发展,却让他始料未及。

    林辰竟然杀上来了,而且越过了登仙殿!

    他,难不成真的可以杀到这山河殿来不成!

    “宗主,事到如今,原因已经不重要了,林辰杀上门来,我们能做的,也只有杀了他!”黄勋沉声道。

    这话没错。

    不管什么原因,现在已经没有任何谈的空间,林辰都在山河宫阙大开杀戒了,他们还跟林辰谈,那山河宫阙的颜面何存?

    必须杀了林辰,之后的事,以后再说!

    “掌教,是否要动用宗主令,将我教神境师祖唤醒?”有老者开口询问。

    他们倒不是没有力量了,但为保万全,还是要多做准备!

    “不可!”有老祖直接否决。

    “神境强者,乃是巨无霸势力最后的倚仗,他们绝对不可轻出,否则代价太大了!”

    “就那么几个人,还不用神境祖师亲自出手吧,山河殿前,林辰必死无疑,我山河宫阙,顶多就是面子上难看,怎可能阻挡不住!”

    “现在怕的就是暗地里的一些家伙,趁机出手,浑水摸鱼,神境祖师若是出现,才能够震慑全境!”

    “这……的确有可能,掌教,速做裁决!”

    山河宫阙,掌教端坐最高位,在他身后数重宫阙内,便是山河仙尊的核心神像!

    山河掌教手指敲打宝座,徐徐道:“神境之下,还有几位师祖可出,暂时,还不能让神境师祖出面。”

    “至于林辰,让他过来吧,在山河殿前,连同这群叛逆,一同诛杀!”

    掌教下了决断,众人便不再多嘴,纷纷冷冰的看向跪在大殿正中之人。

    墨星瞳。

    墨星瞳此刻手脚就被神索困住,一身修为无法运转,他强压着跪在那里,披头散发,气息虚弱,唯有一双星海般的眼眸,犹在散发着光亮!

    而在他身后,山河殿外,同样跪着大片的人,全部被锁铐着。

    他们便是与墨星瞳有着同样理想之人,想要从内部,改变山河宫阙,涤荡阴霾!

    如今,却都已经成了阶下囚。

    不自量力!

    众人只是冷笑着,墨星瞳这群反骨之人,竟想要让自己斩断山河宫阙的命脉,愚不可及!

    什么正义,什么天理,徒惹人笑!

    不过是消耗一些耗材,便是加速实力成长,如此效果,是多少苦修多少灵丹妙药都换不来的!

    怎可能自行废弃?

    “为什么不重要?”墨星瞳跪在地上,艰难的抬起头,看向掌教,看向师尊,看向一众高高在上的“仙人”。

    他喉结颤抖着,声音沙哑,“为什么……不重要!”

    “你在说什么?”一太上长老淡漠开口。

    事到如今,这墨星瞳还在说什么胡话。

    “你们说,林辰杀上来的原因不重要……为什么不重要,他为什么如此之恨,我们山河宫阙究竟做了什么,这一点,为什么不重要!”墨星瞳咬牙道。

    “哼,墨星瞳,事到如今你还不忘给宗门添乱?这林辰,恐怕就是因你而来吧!”刘秋雨冷笑。

    “墨星瞳,林辰救不了你,在你生出异心的那一刻你就该知道你的结局了!”黄勋淡淡开口。看書喇

    墨星瞳咳了两声,咳出血水,他道:“师尊,即便是凡人医病,也要对症下药,现在不弄清楚病根,他日,还是会有一样的事情发生!”

    “发生了,那就镇灭,你当我山河宫阙怕他林辰不成,就算以后再来几个林辰,难道还能颠覆我山河宫阙吗?”刘秋雨冷喝。

    墨星瞳咬咬牙,他支撑着想要站起来,低吼,“今日一切,皆因我山河宫阙的错误引起,我们该警醒了,若不做出改变,继续在歧途走下去,我山河宫阙,注定灭亡!”

    “到现在,你竟还有脸将自己当做山河宫阙的人,叛徒邪佞,不就是你要山河宫阙灭亡吗?”刘秋雨冷笑。

    “我忠于正道,忠于宗门,养育我的山河宫阙,是正义的,是为黎民破邪,为苍生除魔的正道,我从未背叛宗门,我只想要宗门回到初心!”墨星瞳大声喝道。

    山河宫阙,建立之初,自然是为黎民,为苍生,否则,也无法积累最初的香火。

    只是到了今日,初心早已埋于尘土,为了强大的力量,所谓正义,也只留嘴上。

    “墨星瞳,宗门该如何抉择,还轮不到你多嘴,山河宫阙,只会在本座手中更为强盛!”

    “灭亡?你便在这里好好看看林辰的结局吧,他将灭亡,而你说的一切,都不会发生!”掌教淡淡道。

    原因。

    知道原因又如何,仇恨他们山河宫阙的理由太多了,难道一个个去找出补救吗?

    这个世界,力量为尊。

    正道只是口号,方便获取力量而已,喊着喊着真把苍生负于己身了,那才是可笑!

    现在,就诛外敌扬威,斩内鬼震慑,他们山河宫阙,可还要在这璀璨大世,往前一争!

    掌教起身,往外走去,一众强者也跟着走出。

    山河殿外,有广阔无比的广场,周空无数阵纹闪动,仙光冲天,浓郁得几乎化不开!

    此巍峨至高之地,便是山河宫阙的核心腹地,多少年没有外敌可以入侵到此了。

    今日,就会一会这狠人,今日,就在天下面前,诛杀这狠人!

    “轰!”

    震天巨响,正对山河宫阙这神峰的一座山峰炸开,那里,是通往山河殿的门户,有大阵连绵,有强者守护。

    但现在,化作废墟!

    林辰身前,只剩下一道巨大的阶梯,阶梯尽头,便是山河殿的广场!

    亲眼见到了林辰,山河宫阙诸多强者也是忍不住心头一震,那股杀气太过浓烈了,那凶威,令人胆寒!

    即便已经看过此前所有战报,知道林辰恐怖,却还是不及亲眼见证!

    这就是林辰吗?

    他浑身浴血,如同神魔一般走来,他脚步都已经有些不稳,却还在往前!

    而在林辰之后,还有黄沙满天,有碧海汹涌,林辰的同伴也还在往前冲杀!

    一个都没死吗?

    杀到现在,山河宫阙损失无可估量,但这四人,却都还活着!

    “还真是奇耻大辱啊”,山河掌教声音冰冷,他伸出手,手指一点。

    随即,那通往山河殿的阶梯,突然仙光大盛,无数阵纹在周空轮转,紧接着,便有道道身影在阶梯上凝聚!

    “山河仙兵!”

    “传闻山河殿前,有仙兵守卫,那是山河聚仙阵的力量!”

    “看来,到此为止了!”

    九域各处,强者在叹息,虽然说过几次到此为止,但这次,是真的不可能再往前了。

    山河仙兵守卫在山河殿之前,林辰,怎么可能过得去?

    林辰呼吸沉重,身体都是一起一伏的,他看向那长长的阶梯,阶梯上,一尊尊仙兵,威武强大,浑身上下所流淌的,皆是山河仙尊的神力!

    犹如天堑,难以逾越。

    但,到了这里,还如何止步!

    杀上前去!

    持剑,握拳,杀!

    仙兵醒来,神喝震世,祂们持剑,杀向林辰!

    神御!

    直接斩透!

    仙兵之躯,万法不侵!

    竖剑式,剑破万法!

    山河裁决,为仙尊执法人间,无物不破!

    横剑式,三尺剑圈,敢阻天下敌!

    山河席卷,是亿万里疆土的浩瀚与沉重。

    世界之拳,是拳锋所及,世界轮转!

    轰轰轰!

    轰鸣声响彻,激烈无比,宛如狂风暴雨,林辰登上阶梯的那一刻开始,战斗烈度便达到了顶峰!

    死战,血战,每走一步,都是巨大代价,都是更大的伤!

    染血往前。

    未退一步!

    山河宫阙的人脸色愈发难看,九域之人,则都在惊呼,在赞叹,同时,也在期待,在大笑!

    同时,又有一个疑问。

    为什么,他还不死!

    “噗!”

    再度斩碎一尊仙兵,林辰拖着残躯,站上了山河殿前的广场!

    目光所及,已经能够看到那巍峨山河殿,那仙雾飘渺,至高无上般的所在。

    林辰视线有些模糊,整个视野都泛着淡淡的血色。

    他看向广场正中。

    在那里,一尊人影缓缓穿透虚空而出,那人中年模样,看上去很普通,但再看一眼,却有感觉深深的恐怖!

    他站在那里,手中一柄仙剑闪耀着仙光,他淡漠的看着林辰,不发一语!

    “俞华峰!”

    “这家伙也出来了吗!”

    “他是仙剑樊篱的主人,他手中的,就是仙剑,他竟也出世了!”

    “看来山河宫阙不仅仅是要杀了林辰,还要向天下展示力量,即便神境不出,他们依旧恐怖!”

    既然林辰这一战被世人看到已经无法改变,那么,就让世人看看山河宫阙的强大!

    来震慑那些不该有的心思!

    “林兄……”墨星瞳远远的看向林辰,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改变了林辰的决定!

    林辰冷冷的看向墨星瞳,声音沙哑,“刘秋雨在哪?”

    墨星瞳瞳孔一缩,他猛地回身,盯着刘秋雨,“你做了什么!”

    刘秋雨嗤笑一声,“我不过是杀了几个跟他有关系的凡人而已,怎么,这难道也算事情吗?”

    “你!”墨星瞳剧烈的挣扎着,想冲向刘秋雨,却被重重的击飞出去。

    山河掌教淡淡的看了墨星瞳一眼,淡漠开口:“这就是你执意想要知道的理由吗,真是,可笑的理由!”

    杀几个凡人,连罪都谈不上,算什么理由!

    为这种理由去改变?

    不是可笑是什么!

    墨星瞳惨然一笑,是他错了,他不该为私情而犹豫,是他的软弱,让刘秋雨有逃走的机会,才导致了今日之悲。

    那些无辜的人,是因他的无能而死!

    “林辰,为了区区几个凡人,就杀上我山河宫阙,你还是第一个,以后,也不会再有了!”俞华峰淡淡开口。

    “是吗?”林辰艰难的呼吸着。

    “何必呢”,俞华峰淡淡问道。

    “你觉得,他们的命不重要吗?”林辰低语。

    “自然不”,俞华峰不屑道。

    “但对我,对我们,很重要!”林辰低喝。

    “哼,为几个凡人报仇,搭上性命,你的故事会流传出去的,但世人,只会觉得可笑!”俞华峰淡漠道。

    林辰收回目光,看着自己的手,小萌那尸体的冰冷,好像还能够感受到。

    “有人跟我说,他要为活着的人而战,我没看到成果……而我,要为死去的人而战,你们,给我好好看着!”林辰深吸一口气,低低的吼着!

    “是吗?”俞华峰冷笑。

    他长剑斜指,无边气势,自他身上爆发而出,神环一重重的轮转而出,于他身后显化!

    九重神环!

    四七四八,整六十符!

    绝望!

    半步神国九,手持仙剑樊篱,面对这样的敌人,唯有绝望二字!

    不可能再往前了。

    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往前!

    今日一战,到此,为止!

    “呼……”林辰呼出一口气,感受着喉间的灼热,他有些艰难的站直身体。

    林辰看着俞华峰,眼中只有冰冷的杀意!

    右手,持万分一,剑芒吞吐。

    左手,拳头逐渐松开,随即,再度握紧,但这一次,并非握拳,而是握着一柄剑!

    魔威,瞬间冲霄而起,破灭那无尽仙光!

    魔剑在手!

    今日,双剑战九环!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