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太子万福 > 第330章 赵明徽抱紧了刘贞莲
    赵峦转过脸看她,端起一个盘子放到她跟前的小几上:“这个你爱用,多用些。”</p>

    她看着夏婕鹞,眸中有着真切的慈爱光芒。</p>

    她听儿子的同袍说,儿子临走之前,唯一的嘱托便是叫她照顾好夏婕鹞。</p>

    何况,夏婕鹞这样孝顺懂事?</p>

    这么久以来,她早已将夏婕鹞当成了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和疼爱。</p>

    “谢谢母亲。”夏婕鹞眼圈一红,险些落下泪来。</p>

    看样子,赵峦不会赶她走。</p>

    “怎么还哭了?你跟母亲有什么好客气的?”夏婕鹞笑看着她:“有什么话,就直说吧。”</p>

    “我想告诉母亲,我骗了母亲。”赵峦垂下眸子,眼泪很适时的顺着脸淌了下来。</p>

    赵峦抬手,快快地给她擦去眼泪:“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要哭了,免得旁人起疑心。”</p>

    夏婕鹞愣了一下:“母亲都知道了?”</p>

    果然如此,她方才就猜测,赵峦已经看出什么来了。</p>

    赵峦可以当众揭穿她,也可以私底下赶走她。</p>

    但赵峦并没有。</p>

    赵峦选择了维护她,现在还这样和颜悦色的看着她,她应该不用担心被迫离开长公主府了。</p>

    她松了口气。</p>

    散席后。</p>

    赵峦牵着夏婕鹞,上了长公主府的大马车。</p>

    夏婕鹞坐下,面上露出几许忐忑之色。</p>

    赵峦先开了口:“阿鹞,我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刘贞兰所说的话是真的对不对?”</p>

    “母亲……”夏婕鹞顿时泪眼汪汪:“对不起…</p>

    …</p>

    我也不想这样,是刘贞莲……</p>

    刘贞莲她太过分了,处处针对我……</p>

    我有好几次,都被她说的下不来台,李璨也是因为她,才警惕我,远离我……</p>

    没有李璨的帮助,我根本没有办法接近太子殿下……母亲我真是太没用了……”</p>

    她说着捂着脸痛哭起来。</p>

    “没关系,这些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得从长计议。”夏婕鹞宽慰的拍她的肩:“你今日能有这样的变化,我心里很是欣慰。</p>

    其实从前,我私底下常同你父亲说起,你这孩子秉性太过纯良,不会去算计别人,这样很难成大事。</p>

    ”</p>

    “母亲……”夏婕鹞不敢置信的看着她:“母亲难道希望我变成这样吗?”</p>

    原来,赵峦一直以为她是个毫无心机的,这就很好了。</p>

    “当然了。”赵峦点头:“没有点手段,怎么当上太子妃?</p>

    就算我和你父亲能帮你,以后进了东宫,身为太子妃自然要管着手底下的人,没有点手段又怎么能管得住她们?”</p>

    夏婕鹞泪眼婆娑的点头:“母亲说得对。”</p>

    “今儿个这事儿,你可曾思量过,为何会失败?</p>

    ”赵峦问她。</p>

    夏婕鹞想了想道:“是我不够仔细,没有确定刘贞莲在不在马车里,就实行了计划。”</p>

    “也有这个缘故,不过更多的是你选的人不对。</p>

    ”赵峦道:“刘贞兰只不过是刘家的一个庶女罢了。</p>

    还是在姨娘跟前养大的,她能有多大的见识和手段?</p>

    这件事情不成,也很寻常。”</p>

    赵峦点点头:“母亲说的是。”</p>

    其实,她早就想到了。</p>

    但是,眼前没有其他的可以合作的人,她只能去找那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p>

    “不过,好在你机智,没有给她留下把柄,她拿不出你唆使她的证据,这件事情做得很好。”赵峦夸奖了她一句。</p>

    夏婕鹞点点头:“母亲,我记下了。”</p>

    她本就是算计好的,早就想到了刘贞兰很有可能靠不住,到时候可以直接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刘贞兰身上。</p>

    她做事从来都不会忘记给自己留退路的,而且这退路还起了作用。</p>

    “以后,再有什么事情,你先跟我商量。”赵峦叮嘱她。</p>

    “是,母亲你真好。”夏婕鹞依偎进她怀中,眼中有着志在必得的光芒。</p>

    赵峦轻拍着她的后背:“勇儿将你托付给我,我不会叫他失望的。”</p>

    夏婕鹞闻言又啜泣起来:“仲勇哥哥对我实在是太好了,而我却要想尽办法嫁给旁人,我这心里实在过意不去……”</p>

    赵峦叹了口气:“活着的人,总要活下去的。”</p>

    这一厢,夏婕鹞和赵峦母女情深。</p>

    那边,李璨和刘贞莲才出了宫门。</p>

    赵明徽也在一旁。</p>

    赵音欢叫皇后留在宫中了,说是甚是想念她,叫她在宫里留宿一夜。</p>

    刘贞莲非说赵明徽占李璨便宜,要隔在他二人中间。</p>

    赵明徽辩不过她,只能隔着她和李璨说话。</p>

    李璨一边说话一边往后看。</p>

    他们是先出来的,家里的长辈们都在后面。</p>

    “你老往后看什么?等会儿,咱们到了马车那边,慢慢等他们就是了。”刘贞莲笑嘻嘻地劝她。</p>

    “好。”李璨点点头。</p>

    三人说着话,出了宫门。</p>

    “咱们上马车歇一会儿吧?”刘贞莲提议。</p>

    “好啊。”李璨点头:“去谁的马车?”</p>

    “到我马车上去吧。”刘贞莲挽着道:“今儿个我马车正好堵在了鲜果铺门口,有南方来的一种新奇的果子,我还不曾吃过呢,我们一起尝尝。”</p>

    “那赵明徽呢?”李璨弯眸,笑嘻嘻地看了一眼赵明徽。</p>

    赵明徽望着她纯净无邪的笑,不由也跟着笑了。</p>

    “他?”刘贞莲侧眸看了他一眼:“一起来吧,看在璨璨的面子上,便宜你了。”</p>

    赵明徽看了她一眼,心中不服,他才不稀罕什么果子呢。</p>

    不过,他想同璨璨多待一会儿,就不与刘贞莲计较了。</p>

    刘贞莲伸手,去掀马车的帘子,口中吩咐婢女:</p>

    “取小杌子来。”</p>

    她和赵明徽上马车是用不着小杌子的,但李璨肯定要用。</p>

    正当此时,刘贞兰发丝散乱,从斜刺里猛地冲过来,手笔直的往前伸着,直朝着刘贞莲而去,她语调中充满了恨意与绝望:“刘贞莲,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大家一起死吧!”</p>

    她就躲在马车侧边,来得实在太快了,谁都来不及反应。</p>

    李璨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糖球一把拽过她,闪到一侧去了。</p>

    赵明徽几乎没有犹豫,伸手一把拉过刘贞莲,也往边上让。</p>

    刘贞莲却是个鲁莽的,她见刘贞兰落到要进庵中度过余生的地步,居然还想与她同归于尽?</p>

    她不仅不怕,反而迎上去要与刘贞兰动手。</p>

    “你疯了,她有利器在手。”赵明徽瞧见了那把寒光闪闪的短刀,用力将刘贞莲往回扯。</p>

    刘贞莲也发现刘贞兰有武器在手,她自然要避其锋芒,下意识往赵明徽的方向撤。</p>

    两人都用了很大的力气,刘贞莲径直撞上了赵明徽的胸膛,两人齐齐摔倒在地上。</p>

    刘贞兰追上来,手中短刀对着刘贞莲便砍。</p>

    情急之下,赵明徽抱紧了刘贞莲,两人在地上翻滚起来。</p>

    但宫门口到处都是马车,可供他们二人翻滚的地方实在是太少了。</p>

    好在赵明徽机智,将刘贞莲往一辆马车下面塞:</p>

    “快进去!”</p>

    “你呢!”刘贞莲也担心他。</p>

    “我没……”赵明徽话未说完,便闷哼了一声,眉头痛苦地扭到一处。</p>

    刘贞莲骂了一句,便要往外爬。</p>

    “你别冲动!”赵明徽忍着后背钻心的疼痛,死死拦住她。</p>

    “来人,快来人,救命!”</p>

    李璨从最初的惊慌中清醒过来,忙大声呼救。</p>

    赵明徽的小厮守真瞧见自家少爷受伤了,急得红了眼睛,一脚踹在了刘贞兰的后腰处。</p>

    刘贞兰此刻已经失了理智,察觉有人在背后攻击她,转身见人便砍。</p>

    这些人都在看她的笑话,每一个人,都该死!全都该死!</p>

    她胡乱挥舞着短刀,到处乱砍。</p>

    一众下人围着她,一时竟近不得她的身。</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