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三岁小龙崽,暴君爹爹宠上天 > 第594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过头发始终不好整理,尽管拍去了很多面粉,但还是有不少黏在了上面。</p>

    “有没有摔到哪里?”</p>

    墨临渊关切的看着她,虽说冬天穿得厚,不至于摔伤,可他还是不放心。</p>

    瑶瑶摇摇头,并没有说话。</p>

    “没摔伤就好。”</p>

    见小丫头的耳朵后面也有些面粉,抬手轻轻擦去了。</p>

    瑶瑶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墨临渊以为她是因为摔跤不开心了,安抚的拍着她的头,“没关系,等回去我帮你洗头就会干净了。”</p>

    说完话,他拿出了一锭银子,赔给了买面粉的老妇人。</p>

    “真是不好意思。”</p>

    “没关系的。”</p>

    老妇人接过银子,“只要小姑娘没事就好了,不过地面滑,走路要注意些。”</p>

    “是啊,瑶瑶小妹妹。”</p>

    一直看好戏的罗筝也开口了,状似关系,眼中却满是得意的笑,“天冷地滑的,可一定要小心才行,不然摔伤就不好了。”</p>

    瑶瑶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衣服上的面粉虽然被拍去了,但还是留下了白色的痕迹,提醒着她刚才发生的事情,也让她的脑海里浮现了一只脚。</p>

    穿在脚上的鞋子很熟悉。</p>

    刚才就是那只脚绊了她,她才会摔跤的。</p>

    思及此,瑶瑶下意识看向身边罗筝的双脚,她穿的鞋子和绊她的那只脚上的鞋子是一模一样的。</p>

    她敢肯定,刚才一定是罗筝故意绊她的。</p>

    之前吃饭的时候,她就一直在针对她,现在又故意将她绊摔跤,真的是太过分了。</p>

    “瑶瑶,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p>

    见小丫头始终低头不说话,墨临渊又开始担心了。</p>

    “没事啦。”</p>

    精致的小脸抬起,喜笑颜开。</p>

    虽说头发上沾了斑斑点点的面粉,却一点也不影响她的漂亮和可爱。</p>

    “没事就好,要是哪里摔疼了,一定要和我说。”</p>

    “知道啦。”</p>

    罗筝听着他们的话,心里哼了一声,忍不住开口,“瑶瑶小妹妹还是太小了,所以都不太会照顾自己。”</p>

    “谁说的。”</p>

    瑶瑶不开心的反驳着,“我不会照顾自己,难道之前都是姐姐你照顾的吗?”</p>

    “我……”</p>

    罗筝被堵得无话可说。</p>

    “不过还是要谢谢提醒,姐姐说的对,天冷地滑,一定要小心,我刚才不小心摔跤了,不过我年纪小,没什么的,姐姐就不一样了,姐姐的年纪大了,摔跤对身体不好的。”</p>

    瑶瑶一本正经的话让罗筝气得咬牙。</p>

    臭丫头伶牙俐齿的,她今年才十七,年纪怎么就大了。</p>

    “瑶瑶小妹妹,我今年才十七。”</p>

    罗筝挤出了一抹笑容,语气微微加重了一些。</p>

    “嗯嗯。”</p>

    小丫头认真的点着头,“十七岁确实不小啦,有些跟姐姐一样的年纪,都当娘亲了呢,不过姐姐虽然年纪大了,可还是很漂亮的,不用担心没人要的。”</p>

    罗筝听了,几欲吐血。</p>

    她的意思是告诉她,今年她才十七,年纪一点也不大,为什么她非要扭曲她的意思。</p>

    罗筝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连笑容也挤不出来了。</p>

    瑶瑶依然认真的望着她,微撅的小嘴说明现在她很不高兴。</p>

    她本来是真心跟她友好相处的,没想到她这么坏,还故意使坏。</p>

    既然她坏,那她也就没必要跟她客气了。</p>

    至于刚才的摔跤,她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p>

    墨临渊自然看出了瑶瑶的不高兴,虽然不知为何,但能看出来她不喜欢罗筝。</p>

    瑶瑶不任性,不会莫名其妙的针对一个人,除非是那个人做了什么。</p>

    思及此,墨临渊幽深的眸子高深莫测的看了眼罗筝,但并未说话。</p>

    “墨哥哥。”</p>

    瑶瑶收回目光,看向墨临渊时,重新露出了可爱的笑脸,“我们回去吧,墨哥哥还要帮我洗头呢。”</p>

    “好。”</p>

    “墨大哥,我送你们吧。”</p>

    虽说刚才的事情让罗筝很生气,可她还是不愿意放弃机会。</p>

    就这样,墨临渊牵着瑶瑶走在前面,罗筝跟在旁边。</p>

    快要走回客栈时,他们经过了一家卖馄饨的小摊子。</p>

    而在旁边,摆放着一盆用来刷碗的水。</p>

    不过这里面的水明显已经刷过碗了,上面漂浮着一层油,还散发着淡淡的味道。</p>

    瑶瑶明亮的大眼闪了闪,她稍微放慢了一些脚步,当看见罗筝正好走到盆边时,微微抬起的小手快速闪过了一抹金光,朝着罗筝的腿而去。</p>

    “啊。”</p>

    膝盖莫名其妙传来一阵剧痛,罗筝痛呼一声,身形不稳的朝着旁边摔去。</p>

    “砰。”</p>

    罗筝整个人都扑进了脏污的水里,头发,脸,还有身上的衣服全都湿透了。</p>

    她就像是落汤鸡似的,狼狈的从盆里爬了起来。</p>

    “噗。”</p>

    刚才摔下去,免不了还喝了几口水,感觉到口中的异味,忍不住的干呕。</p>

    “天哪。”</p>

    卖馄饨的是中年男子,见有姑娘摔进了盆里,连忙过来询问,“姑娘,有没有摔伤哪里?”</p>

    “对不起,真是对不起,我不应该把盆放在这里。”</p>

    “呕。”</p>

    罗筝干呕的眼睛都红了,好一会才渐渐停下。</p>

    “姐姐,你没事吧。”</p>

    瑶瑶在这时走上前,刚想要对她表示关心,却突然掩住了口鼻。</p>

    “姐姐,你的身上好难闻呀。”</p>

    她可没有说谎,她的身上真的很难闻,都是油馊味。</p>

    不用她说,罗筝自然也是能闻到的,尤其是发现四周的人全都看了过来,觉得丢脸至极。</p>

    她下意识看了眼墨临渊,他并没有像刚才安抚瑶瑶那样的来安抚她,丢脸的跺了跺脚,就跑走了。</p>

    “天冷地滑,姐姐小心别又摔跤了哟。”</p>

    娇脆脆的声音很是悦耳,听在罗筝耳中却气得要命。</p>

    她不知道刚才膝盖怎么就突然疼了一下,这才导致她摔跤。</p>

    还在墨大哥面前丢了脸,她不要见人了。</p>

    一路上忍着别人异样的目光,终于回到了罗府。</p>

    “筝儿,你……你这是怎么了?”</p>

    罗百盛正好从书房出来,看见孙女这副狼狈的样子,差点没认出来。</p>

    “爷爷。”</p>

    罗筝心里委屈极了,刚想诉苦,罗百盛却后退了两步,“筝儿,你身上这是什么味道,快去洗洗,这天冷,赶紧换上**的衣服,别生病了。”</p>

    后面关心的话罗筝没有听见,她只能听见连爷爷都嫌弃她身上的味道。</p>

    “呜呜。”</p>

    终于忍不住哭了出声,朝着房间跑去。</p>

    “这到底怎么回事?”</p>

    罗百盛百思不得其解,这丫头不是和临渊去客栈看东陵国的小公主了吗,怎么这么狼狈的回来了?</p>

    ……</p>

    另一边,墨临渊和瑶瑶回到了客栈,墨临渊正在帮她洗头。</p>

    “水烫吗?”</p>

    修长的手穿梭在柔软的头发中,询问道。</p>

    “一点也不烫。”</p>

    瑶瑶低着头,任由墨临渊帮她洗头,“墨哥哥洗头好舒服呢,以后墨哥哥还帮瑶瑶洗头,好不好?”</p>

    “好。”</p>

    墨临渊仔细帮她清洗头发上的面粉,想起了今晚的事情,“瑶瑶是不是不喜欢罗姑娘?”</p>

    一提起罗筝,小丫头就哼了一声,就算她不用回答,墨临渊也知道了。</p>

    “发生什么事了?”</p>

    他了解瑶瑶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一定是罗筝得罪了她。</p>

    “就不告诉墨哥哥。”</p>

    瑶瑶没有说出来。</p>

    墨哥哥很敬重罗筝的爷爷,如果让墨哥哥知道了罗筝的事情,影响了他和罗筝爷爷的感情就不好了。</p>

    再说了,她也给自己报仇了,所以现在一点也不生气了。</p>

    想着之前罗筝摔跤的狼狈样,小丫头嘴角咧开了大大的弧度。</p>

    活该,谁让她先欺负她的。</p>

    “墨哥哥,你喜欢那个姐姐吗?”</p>

    小丫头突然问道。</p>

    “不喜欢。”</p>

    墨临渊诚实回答,对于罗筝,他确实没有半点心思,连朋友都不算是,又怎么可能会喜欢。</p>

    “我就知道墨哥哥不会喜欢她的。”</p>

    瑶瑶更加开心了,可不知想到了什么,情绪又开始低落了。</p>

    “怎么了?”</p>

    将长发从水里捞起,拿起旁边的干毛巾擦拭,见她又不说话了,墨临渊询问。</p>

    “墨哥哥不喜欢她,那会不会喜欢其他姐姐呢,以后墨哥哥会不会跟其他姐姐成亲呢?”</p>

    她记得罗筝说过,墨哥哥很快就会成亲的。</p>

    “不会的。”</p>

    对于其他女子,他都不曾放在心上过。</p>

    除了瑶瑶。</p>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对他都是最重要的。</p>

    瑶瑶笑的更加开心了,“墨哥哥答应过我的,以后我是要当墨哥哥新娘的。”</p>

    “你还记得?”</p>

    墨临渊哑然失笑。</p>

    他自然记得这件事,不过那是在瑶瑶还很小的时候说的,没想到她现在还记得。</p>

    “当然了。”</p>

    小丫头神情认真,“墨哥哥答应我的事情,我都没有忘记。”</p>

    “难道墨哥哥已经忘记了嘛?”</p>

    瑶瑶嘟着嘴不开心了,要是墨哥哥真的忘记了,那她……她就真的不理墨哥哥了。</p>

    “当然没忘。”</p>

    这件事他记得很清楚,是几年前许蓉儿进宫的那一次,瑶瑶还因为这件事哭鼻子。</p>

    他印象真的很深刻。</p>

    “那就好了。”</p>

    瑶瑶重新展开笑颜,扯住了墨临渊的衣袖,“那墨哥哥不能跟其他人成亲,等瑶瑶长大了,瑶瑶就当墨哥哥的新娘。”</p>

    “好。”</p>

    “那我们就说定啦,要是墨哥哥偷偷娶别人的话,我就去当别人的新娘。”</p>

    “不会的,我会等你长大。”</p>

    墨临渊笑着承诺,这一辈子不会有人再像瑶瑶这般,可以走进他的心里。</p>

    ……</p>

    第二天早上,墨临渊带着瑶瑶去罗府。</p>

    昨晚下了一场暴雨,今天天气晴朗,久违的太阳也照耀着大地,暖洋洋一片。</p>

    “真暖和。”</p>

    虽说天气放晴,但毕竟是冬天,还是很冷的,瑶瑶包裹的就跟小圆球一样。</p>

    就这样墨临渊还是不放心,让她在外面披了一件披风。</p>

    “墨哥哥的手更暖和。”</p>

    瑶瑶的两只小手都抓着墨临渊的手,眉眼弯弯的笑着。</p>

    “墨哥哥就是大暖炉,以后瑶瑶要把墨哥哥天天待在身边。”</p>

    瞧着小丫头明媚的笑容,墨临渊也跟着笑了。</p>

    这两年的时间,他每天过的都是千篇一律,精神始终不曾放松过,只有去看瑶瑶的时候才会放松自己。</p>

    也只有在那一刻,他才感觉自己像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p>

    瑶瑶就是他冬日里的暖阳,如果一整个冬天都不曾出现太阳,他可能,已经没办法继续坚持下去了。</p>

    “墨哥哥,这里的姐姐们长得都很漂亮呢。”</p>

    明亮的大眼四处看着,所到之处长得都是美丽的小姐姐。</p>

    她听说过,江南出美人,真的一点都不假呢。</p>

    “是吗?”</p>

    墨临渊没有看向那些从身边经过的女子,对他来说,只有瑶瑶才是最好看的。</p>

    “真的,这些小姐姐们长得都好看……”</p>

    瑶瑶目不暇接的看着,当看见不远处的女子时,更是睁大了眼。</p>

    “墨哥哥,墨哥哥。”</p>

    小手激动的扯着墨临渊的手,另一只手指向前面,“你看那个姐姐,是最漂亮的。”</p>

    被她拉扯的没办法,墨临渊抬头看去。</p>

    “小姐,今日天气难得放晴,出来走走是对的,不然总是待在府里,对身体也是不好的。”丫鬟小绿陪在杜芷晴身边。</p>

    当看见四周惊艳的目光时,与有荣焉的昂首挺胸。</p>

    她们小姐可是江南第一美人,多少王孙贵族对小姐都是青睐不已,可小姐始终没有一个喜欢的,说非要找到让自己心动的才行。</p>

    不仅长相美,更是才女,琴棋书画样样齐全。</p>

    不过她家小姐自然是要配上最好的,那些纨绔子弟根本就不配上她们家小姐。</p>

    杜芷晴笑了笑,并没有说话。</p>

    她自幼身体不好,总是生病,所以小时候一直都待在府中,不怎么出门,现在就算身体已经痊愈了,她已经养成不爱出门的习惯了。</p>

    有出门的时间,她宁愿待在闺房里做她最喜欢的刺绣。</p>

    小绿也知道小姐的心思,无奈的摇了摇头。</p>

    小姐的腿是长在小姐身上,要是小姐不愿意出门,她也不能绑着她出门啊。</p>

    “小姐……”</p>

    小绿原想说去另一边走走,正好对上前面墨临渊看过来的目光,立马叫嚷着,“又是一个偷看小姐美貌的。”</p>

    “小绿,不要胡说。”</p>

    杜芷晴轻斥了一声,也下意识抬头望去。</p>